【灵璧随笔】羊眼

  【灵璧随笔】羊眼

  今天,终于走进花园街东头这家心仪已久的羊馆。我之所以向往这家名不见经传的羊馆,是因为不久前听我的学生晓峰说,这里的羊眼烧得不错。一进门,便直奔点菜台,问:“可有羊眼?”回答是:“有,不知你要配什么烧?”“当然是红烧,纯的。”我欣喜地回道。“那价钱很贵的!”“多少?”“60。”“行!”价钱是我完全能够接受的,又点了几个菜,就到包间里耐心等着了。

  我对羊眼情有独钟,源于我们晏家的一次家族聚会。那晚上,在建设北路的一家宾馆里,上了一大汤碗圆圆的、黑乎乎的东西。我不知是什么,随手夹了一个,放进嘴里,一咬,“扑哧”,一股又浓又香的液体溢满口腔,直冲喉咙。嚼一嚼,很烂,又有点筋道。顿时感到,那味道仿佛是有生以来最美妙的享受。此后,我便爱上了这羊眼,每次进羊馆,都想尝一尝,可是,再也没找到那感觉。一次,在网上谈到这感受,晓峰就向我推荐了这家。

  羊眼上来了,我一看就大失所望,因为羊眼全切成了两半。完了,那又浓又香的液体肯定不见了。叨到嘴里一咬,果然。再细细地嚼一嚼,味同嚼蜡。唉,再想找那感觉,难矣!

  这时,突然想起元稹的《离思》里的那两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是的,美好的东西是不可复制的,只能存在于珍贵的记忆里。想到这里,沮丧的情绪一扫而空,怡然的心境油然而生。

  猜您可能还要找:与“随笔”相关的内容

  灵璧随笔土地的叹息

  【灵璧随笔】怀念

  【灵璧随笔】羊眼

本文链接地址,转载请保留地址:http://www.chinahutong.com/fangjia/930.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