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璧石“造假”敞开说,为灵璧石正名

  灵璧石“造假说”由来已久。

  赏石圈有三个反问。

  一、古代的石头大都要动动手、修饰一下。灵璧石、太湖石、宣石、英石等古典名石,古人赏玩,大都依个人审美需要加以修饰。现代石咋就不行?

  二、当代,灵璧石资源告罄,但是市场需求巨大而强劲,一些石头截个底、切个背、美个容,立马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藏家不在乎这些“动手”,甚至一些石头是按买家要求进行切割、改造、修饰。“我愿意”咋就不行?

  三、看看全国大大小小石展,切割的、打磨的、喷砂的、酸泡的、全雕的,哪个不是昂昂乎金奖银奖的扫?灵璧石咋就不行?

  

  灵璧石“造假说”影响至大。

  灵璧石圈有三种认识。

  一、都怪物稀。好东西都有仿造,破砖烂瓦怎么没有人仿?

  二、都怪别人。认了吧,确实有人在制作工艺石、古石、名石,还当作“原石”进行交易。

  三、都怪自己。无论玩什么,你要成为内行。成不了内行,就要有内行护驾,渠道最重要。

  

  灵璧石“造假说”必须澄清。

  灵璧石“造假说”有三个不利。

  一、不利于交易交流。鉴定是交易的基础,买卖要明明白白,欺骗从来不长。真金白银,拿到的是不是真货得踏实?

  二、不利于文化生息。孙悟空那么神通广大,还被“真假美猴王”折腾个半死,灵璧石有几条命?

  三、不利于收藏传承。一方灵璧石,受“造假说”的混淆,现在都不能证实其真伪,后人怎敢放心收藏、传承?

  

  灵璧石“造假”-----那就敞开了说吧。

  先从是否“纯天然”角度,把灵璧石区分为原石、工艺石和工艺品三类。

  原石,就是毛石出土后,清理灰皮,落座欣赏的石头。是灵璧石的主流和正宗,也是百分之九十九之上的灵璧石玩家、藏家挚爱之物。当然,灵璧石有几百种上千类,各种石头的刷洗清理方法和要求是不同的,只是不允许对其形态、纹理、颜色、大小等要素进行改动。

  

  工艺石,就是利用“不成型”灵璧石进行粘结、切割、钻孔、拉纹、去赘、老化等人工再造的办法创作的工艺类观赏石,具有一定观赏性,也有一定市场需求。灵璧石常被称作“造假石”的一类,就是这些。我们反对这类石头作为灵璧石原石、古石进行交易,这是欺诈行为。

  但是,作为工艺石,有需求,就会有制作、有交易。只要交易双方都认可,没有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古石灵璧砚山,止存于典籍传说,其形态气韵往往令好美者痴迷,于是紫砂版、石雕版、木刻版“灵璧砚山”相继出现,圈内人士当然知道它是工艺仿制,但是,这种东西从某种层面上也满足了石友们对美的欣赏和需求,因此一直有交易。

  另外有人喜欢“古石”的老气、沧桑和厚重,便要求卖家使用一些技法对石头进行包浆、老化,或者镌字题名,使之顿生古意。感觉事情只要明明白白,也无不妥,不一定视之为洪水猛兽。

  

  工艺品,就是指用灵璧石材料制作的工艺制品,有观赏品、有日用品,有小手把、有大器物,有乐器、有法器等等,琳琳琅琅、不一而足。具体数来,有磬琴笛鼓、碑匾棋画、杯碗台炉、针砭刮推、祥鸟瑞兽等等,千百种类。灵璧石磬自古为历代皇家圣享之“丹陛”大器,灵璧石琴被列为当代国礼,灵璧石器皿富含微量元素备受推崇。灵璧石工艺品的实用需求,越来越被社会认知。

  

  很多人对灵璧石“原石”认识不清,所以经常自然而然地把工艺石和工艺品认为是“假”灵璧石。我愿意再次说明:工艺石的交易,如果在双方都明明白白的情况下,没有毛病,就是一件工艺品。但是,倘把工艺石当作原石进行交易,就构成了欺诈。------这不是诡辩,是辨证,我们不能因为个人认识或情感情绪而罔顾客观事实。

  世人多不懂这里的具体情况,常常闻灵璧而惊悸,提灵璧而却步,对天字一号石爱恨交集、敬而远之。久而久之,人们竟不知真正灵璧石为何物,更不解灵璧石之大美。甚至灵璧石圈也产生了一种奇怪的论调,说:不要谈这个问题,约谈约糟糕------我不明白这是所谓的“冷处理”还是“鸵鸟政策”?

  

  曾有人反问:哪个“名石”没有“造假”现象?琴棋书画、金石玉砂,哪个艺术领域没有“造假”?-------这些反击多少有点“跳脚对骂”的无奈和爆发,但是,有些人单单习惯于拿灵璧石说事,也多少显得不大厚道了吧?

  那么,对于“把工艺灵璧石当作原石销售”的行为,应该怎么办呢?

  有人提出了观赏石“打假”说。这个提法的动机和初心都很好,但是,有几个前提条件需要考量。一是打假主体是谁?有没有打假的能力、资质和事权?二是有无法律依据?是不是有法可依?有没有法律授权?三是有无打假机制?运行规则是什么?四是有无相关保障?打假是个系统工程,不是一人一个团队能办的,是否有经费、强力等等------有心无力或没打成假挨一头疙瘩的事情还是有的。五是什么是真正的“假”?“假”在何处?能否精准打假?是否能直击病灶?不能为了拔一根刺就把人家腿截掉;也不能跟美国在伊拉克一样,坏蛋没有抓着却杀害了很多妇女儿童;更不能直接扔原子弹,搞到鸡犬不留、寸草不生。这些问题考虑清了、条件具备了再进一步商讨“打假”的可行性,也许更切合实际吧。

  既然“假”不好打,不太懂又喜欢灵璧石想买,怎么办呢?我的建议是:内外兼修。一是苦练赏石内功,向老师学、向书本学、向古人学,努力成为内行,修成文化自信,美石的真假、优劣,一目了然。二是构建可靠的交易渠道,不按图索骥、不自以为是、不贪功好利,扎实修成“一石一路”,各取所需,互利共赢。

  

  在聊这些时,我脑海里偶尔会冒出“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这句话,并没有特别所指。不过艺术领域的“假”,却是一直在轰轰烈烈地以假乱真,以至于“假到真时真亦假”,很多人为假所误、受假所累,无法解脱。

  但是无论是灵璧石的真假鉴定、高低鉴赏,还是理论研究、体系构建,我们当代赏石人,都不应躺在白居易、米元章、苏东坡、杜云林等古贤的大树下坐吃山空。灵璧石圈,也不能躲进孙淮滨、张训彩、陈民府等老一辈赏石人创造的辉煌里歌舞升平。困扰灵璧石文化发展、经济繁荣的,已经不单单是一个“假”字,还有诸多问题,会慢慢地消耗掉我们的赏石未来,这是账,子孙后代要还的。

  灵璧石辉煌不能一代而竭,灵璧石文化也不应在我们手上颓废。而今迈步从头越,只争朝夕。请相信,在党和国家强国利民的文化发展战略催发下,灵璧石的复兴,已经鸣号扬帆,必将鹏程万里!

  2018年,在陈民府主席、张训彩将军指导帮助下,我们积极组织了一批精品灵璧石,以务实的作风、昂扬的风貌参加了太原、石家庄两个开春大展,分别斩获8金、5金和部分银奖,向赏石界分享了灵璧石之无限美妙。历时数月,联络、协调、组织、运输、摆放,工作是艰辛的,成绩是可喜的,具体负责落实的弟兄们是可敬的,但凡做出了真真实实的贡献,历史都会记住。凡事久久为功,积善必有回应。

  5月19日,河南郑州,又一场观赏石的美事即将拉开大幕,又一场灵璧石的盛宴即将精彩呈现。我们与主办方一起,为一百方灵璧石珍品倾心营造了一个古典、唯美、诗意的文化空间,这里什么都不缺,就缺您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谋大局、干大事、图长远,任何大展灵璧石都不应该缺席,任何大展灵璧石都要有更好的表现。今,天时、地利、人和,三才具足,特振臂呼吁,灵璧石圈有梦想、有情怀、能拼搏、愿奉献的朋友们,让我们再次拉起手,一步一个脚印,趟出新时代灵璧石蓬勃发展的崭新道路,谱写新一代赏石人无愧无悔的新追求,创造灵璧石大美大爱的新天地。

  作者简介:

  马浩瀚,《中国灵璧石》杂志社社长,中石协理论委员会委员,安徽省作协会员,安徽省摄协会员,安徽省藏协赏石分会顾问,宿州学院特聘教授。

  猜您可能还要找:与“造假”相关的内容

  现在灵璧石造假的多吗

  大化石造假泛滥,真假难辨,假从何来?

  灵璧石造假七式

  灵璧石造假常用方法

本文链接地址,转载请保留地址:http://www.chinahutong.com/gujinlingbishi/1886.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