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中华灵璧磬石 听一带一路奇闻

  基于《苏武牧羊》的历史故事

  前不久,偶得一枚灵璧磬石,为人物造型,苍古灵动,形神兼俱,题名:《苏武牧羊》(规格:14x23x12cm,产地:宿州市灵璧县),该石形、质、色、纹、声、韵均较到位,现撰文赏析,与业内同仁共同切磋。

  赏中华灵璧磬石 听一带一路奇闻

  宋人杜绾在《云林石谱》中汇载石品,凡116种,而灵璧石位居首位。其形、质、色、纹、声,瘦、皱、漏、透、丑,皆俱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尤其是内在的灵气和形态的神奇,令人赞不绝口,清乾隆帝誉为“天下第一石”,位列“四大名石”之首。宋代诗人方岩有诗云:“灵璧一石天下奇,声如青铜色碧玉。秀润四时岚岗翠,宝落世间何巍巍”。

  灵璧磬石又称“泗滨浮磬”,据《尚书·禹贡》载,泗水之滨多产美石,称为泗滨浮磬;又叫“八音石”,是我国古代石质乐器“磬”的首选材料,《淮南子》曰:“大禹爱磬乐”,意在让国君“居安而思危”(大禹崩于前2190年)。《吕氏春秋》说:“命大臣击磬,以象帝王之磬,以舞百兽。”灵璧石形成于九亿年前,开发利用最早可追溯到四千年前的夏代,战国时期就是出名的宫廷贡品了。当然,大量开采利用以及被作为奇石来观赏主要在唐宋时期,所以有灵璧石“兴于宋而毁于宋”的说法。

  此方灵璧磬石《苏武牧羊》产于安徽宿州灵璧县,如杜绾《云林石谱》上卷灵璧石之描述:“石产土中,岁久,……其质为赤,泥渍满”,“清润,扣之铿然有声。石底多有渍土,不能尽去者”,故符合灵璧磬石的基本特征。

  首先,断石之真假。我从三个方面作了细察:1.看石底石根,“石根”上部分红黄色的砂浆附着,且很坚硬牢固,敲打犹存,说明早已硬化,绝非人为胶粘。2.观石肤石纹,用手抚摸,光滑温润,滑如凝脂,极具手感;同时,石肌中的白灰色石纹,纹理自然,清晰流畅,绝非人为机械加工;我洒上清水,石纹很快干去。3.听声响声音,既属灵璧磬石,为石灰岩岩石,摩氏硬度较高(约6度左右),用小木棒敲击,可微弱听到清脆的声音。据此推断,加之请教专家,此石必真无疑。

  其次,看石之美丽。一曰石肤美,石之肤表圆润细腻,滑如凝脂,触摸使人畅心怡怀。纹理交错缠结,但自然流畅,由于暴露地表时间久,显得苍老古朴、有原始风霜味。二曰坚贞美,摩氏硬度约在6度左右,肌理缜密,质素纯净,坚固敦实,有分量感和温润感。三曰造型美,经过强烈造山运动的褶皱、断裂、辗压和亿万年的风化雨浸、水镌土蚀,扭曲劈裂、去软留坚,形成今天这个人物造型,可谓肖形状物、体态自若,气韵苍古、活灵活现。

  第三,品石之神韵。色泽以黑、褐黄为主,间有白色条纹,纹理丰富,加之又为人物造型,神态、动感极佳,颇有气韵,这让我想到史书中的苏武和苏武牧羊的故事:鄙人作为汉帝国的“中郎将”,奉命出使匈奴,本应出色完成任务,稳定帝国疆域,为国尽忠效力,但关键时刻出了变故,被匈奴放逐北海牧羝。此处冬天严寒,我身穿黑色单汉衣,头戴一顶破皮帽,被胡人羞辱、挨冻受饿不说,即使回到长安也抬不起头来、无脸见人!(奇石人物恰是“低头、无脸”这么一个造型)

  (灵璧石,苏武牧羊,王沛先生收藏)

  一方奇石,把时空拉远,将我们带到两千多年的、强大的汉朝帝国。

  西汉时期,汉朝与匈奴经常发生战争,匈奴在遭到西汉的多次打击过后不断北迁。元狩四年(前119年),卫青“出塞千余里”,在幕北(大漠以北)与单于大战,打败匈奴兵。同时,霍去病“出塞二千余里”,与匈奴接战,“封于狼居胥山”(今蒙古国乌兰巴托东)。此后,“匈奴远遁,而幕南无王庭”。汉武帝天汉元年(前100年),苏武奉命出使匈奴,被囚禁北海牧羊19年,坚贞不屈。汉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汉朝与匈奴修好,苏武归汉,返回长安,被重新任职,苏武的民族气节也从此流传千古。

  据《汉书》记载,苏武出使匈奴时,由于副使张胜参与谋反的活动败露,苏武一行被扣留。面对威逼利诱,苏武大义凛然,拒不屈服,匈奴人遂“幽武置大窖中,绝饮食。天雨雪,武卧齧雪与旃毛并咽之,数日不死,匈奴以为神。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使牧羝(公羊),羝乳乃得归”。对于《汉书》所载苏武牧羊故地之“北海”在何地,一般学界认为在今贝加尔湖(俄罗斯境内),但也有学者认为在“河西走廊”的甘肃武威民勤。

  在武威市民勤县曾经有一乡叫“羊路乡”,据说因是苏武牧羊所走之路(羊肠小路)而得名。羊路乡有一村叫苏武村,有一座山叫苏武山。山上曾有苏武庙,后来被毁。据此,有史学家认为,民勤的苏武山应是当年苏武牧羊故地,境内“白亭海”应是苏武被放逐的北海。“北海”乃是“白亭海”简化为“白海”并音转而来。《大清一统志》卷206载:“苏武山,在镇番县东南三十里,山右有苏武庙,俗传为苏武牧羊处”,镇番县清雍正二年(1724年)置,属凉州府,治所在今民勤县。

  持这种观点的理由:其一,地名是最稳固的历史标注。全国以苏武命名的行政区划地名、山名,只有民勤县有。其二,据《汉书·李广苏建传》记载:“武既至海上,廪食不至,掘野鼠去草实而食之”,这段话揭示了白亭海地域特色,而贝加尔湖地区属太加林带,不是这种鼠类的分布区。其三,民勤位于祁连山的山麓冲积地带,地处石羊河流域的尾闾,在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之间,为河西走廊深入蒙古高原的突出部分。至于白亭海名称,有唐朝凉州(今武威)都督郭元振置“白亭军”、以拒胡兵的记载。其四,苏武牧羊之地也有迁徙的可能。《汉书·李广苏建传》已写到,先是“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使牧羝,乳乃得归”,而后“言武等在某泽中”。可见,苏武并非一直被严格控制在北海,而是随着时间推移和汉匈关系的缓和,牧羊的地点也由原来的“北海”迁徙到了“某泽”(即民勤“休屠泽”)。其五,古诗词中的相关记载。盛唐诗人高适写道:“浩荡去乡县,飘飘瞻节旄。扬鞭发武威,落日至临洮。”浩荡,描写的对象就是诗人出发地民勤“白亭海”地区浩淼的水势和辽阔的草原,“节旄”即指苏武庙。温庭筠的《苏武庙》曰:“苏武魂销汉使前,古祠高树两茫然。云边雁断胡天月,陇上羊归塞草烟。”诗中不但描述了苏武庙的古老,还指出了苏武牧羊的自然环境和具体地点“塞草烟”、“陇上”。还有许多此类古诗词。

  当然,对苏武的牧羊地在何处尚存疑问。无论是苏武山、牧羝泽的命名,还是苏武庙、苏公祠的修建,反映了甘肃民勤人民对苏武这位杰出历史人物的钦佩和崇敬。照理说,武威县于西汉元鼎六年(前117年)置,治所在民勤县的东北;延居县也在汉武帝时置,治所在今内蒙古额济纳齐东南、民勤县的部分。说明这里已经是汉朝的辖地,而不是匈奴的辖地,把苏武放在这个地方牧羊不符合常理。但是,本人在甘肃“河西走廊”工作了三十余年,也是从“风华正茂”到“两鬓苍苍”,出于爱乡、爱国之情,当然希望苏武牧羊故地在民勤县了。

  两千多年前,丝绸之路在世界版图上延伸,诉说着沿途各国人民友好往来的动人故事。如今,一个新的战略构想在世界政经版图从容铺展——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一跨越时空的宏伟构想,从历史深处走来,融通古今、连接中外,顺应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赋予古老丝绸之路以崭新的时代内涵,而甘肃“河西走廊”也再次成为国家关注的焦点。

  石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理应发挥积极作用,关键是我们如何挖掘它的“神奇魅力”。大家都知道,“赏韵”是赏石的最高境界。一方奇石动感十足、神韵表达到位很难得。“动感”是表达神韵的最好办法。如同作画,作者往往追求的就是一种神韵,而体现神韵在于作者对生活的细微观察和体验,在于这支会使生命物体能“动”的笔。有动感,一幅画就活了,就有了生命和灵魂,有了艺术魅力和价值。鉴赏奇石是同样的道理,不管是画面石还是造型石,也是追求“天然、神奇”,要求构图(造型)独特、活灵活现、形神兼备,才会其韵无穷。这是一个方面,再一方面,要深入挖掘石之文化海涵,目的是体现主题之意蕴,即深远的历史或社会意义。这一点也很重要,譬如,收藏一方“侍女”奇石,就不如收藏一枚名曰湘妃、西施、王昭君的奇石意义大;收藏一方“农夫”奇石,就不如收藏一块名叫汉武大帝、问天(屈原)、精忠报国(岳飞)的奇石有意义,这里“点睛的命题”最为重要。(见图四:《荆轲献图》灵璧磬石)什么是画龙点睛?命题就是“龙”的一对眼睛。一个立意新颖、贴切生动的命题,往往就让奇石活了,顿时有了生命、血液和灵魂,有了神奇色彩。同时,富有文化内涵命题的奇石,格外引人关注。有人说,玩石就是玩的一种文化,这说到了要害。再好的奇石本身就是一块石头,当它的外形、纹理、意蕴与发现者的学识、阅历、情趣相吻合时,这块石头才被收藏起来;赋予了石头内涵、故事和情感,它才有了文化涵义,被称之为赏石艺术。

  猜您可能还要找:与“中华”相关的内容

  领略精品灵璧石之美-武汉中华奇石馆馆藏

  灵璧县中华奇石城项目规划设计方案公示

  弘扬中华赏石文化、共建和谐文化韶关

  灵璧磬石雕刻:刀尖上的“非遗” 传承中华工艺

  灵璧磬石雕刻:刀尖上的“非遗” 传承中华工艺

  《中华泰山》泰山石精品奇石图片欣赏

  中华英石园

  灵璧石收藏家闫中华

本文链接地址,转载请保留地址:http://www.chinahutong.com/lingbiqingshi/1655.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