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砚石

  砚石不可过于细硬,也不能太过松软。

  我看砚石,时常,觉得横斜在那各成性状的砚石,有的无理,有的呆滞,有的傲慢,有的,一径只是看着我。

  多时,看砚石,我意愿无视亦或不看。原因一,太多的砚石,看或者不看,大体如是。原因二,恐因为熟视而无感。

  今年三月,在婺源,朋友拿出一块歙石,说,此砚石价值30多万,我只是礼节性地看了看。好几年前,在肇庆,见一块60多万的砚石,一样,我也是礼节性地晃了一眼。

  十多年前,刻砚,有一段恨过砚石。恨砚石要圆圆不了,恨想它厚实却无可奈何无计可施。想砚石要不是石质,而是可以任由拿拈的泥,要方得方,要圆得圆,哪地少了什么,加上就是,哪里想削掉一块,立马可削,该是多好。

  一次,不经意中,去一个爱砚人那,在一个意料之外的地方,忽然见到一堆砚石。其中,随意丢放在地的一块,外形如桃,整体自成性状,模样浑实厚重,看得我怦然心动,那一瞬,真想不管天地人事,抱起那砚石便走。

  端石,歙石,堪称中国最好的制砚石。

  去到肇庆,在我,最要看的是用端石制成的砚。最不想看的,是用端石刻成的块头不小的各式茶台。

  端砚石,刻过几次。刻端石,感觉下刀总不快意,不能尽兴,刻一局部,刻刻,不久后觉得又要去刻一下。要是歙石,刻刻,再又刻刻,刀已然下到位了,可是端石不。

  歙石的优势,在细,在涩,在润,在坚。

  刻歙石,雕着凿着,有一地,或者不少于一地,会让你下刀很不顺畅。这是遇到伴生在其中的杂质了。这样的杂质,往往分外硬实,不一定下刀都能雕刻得动。

  歙石中的鱼子纹,一向,我对它心存感激。没有鱼子纹的歙石,在我看来,是不完美的歙石。

  刻歙砚,面对雨点样的金星石,我一如喜欢,甚至于爱不释手,爱得不敢轻易下刀,怕不经意的一刀,敲去了金星,敲没了江南的无边细雨。

  下刀看,许是习惯,深雕浅刻,苴却石最有好感。

  苴却石,有眼石,膘石之分。眼石,下刀顺畅程度好于膘石。而膘石,要看,黄膘石,色感好于绿膘,而下刀,绿膘往往胜于黄膘。

  刻砚,我看砚石,有两类看得最是奇怪。

  一类是我觉得的好砚石。看这类砚石,时常,我会避看,慎看。这类砚石,多半非鸲鹆非鱼脑非金星金晕非砚石块头巨大价格高昂,而在砚石本身有恰好如是的形态,性状,凹凸。这样的砚石,上手便有砚感,砚,隐隐然已在其中,图画意象,恍恍然如在砚里。

  另一类砚石,砚石本身平常得几无闪光点。这类砚石,制砚人多不爱看,买砚人多半不屑。看这类砚石,奇怪在我,一是看得最多,二是时不时要一看再看。

  刻砚,面那砚石,人一定要和它搏斗一番,最后胜于它么?

  曾经以为,刻砚的人胜于石,是颠扑不破的王道。如今,渐渐有知,刻砚,人大可不必胜于石。

  刻砚之最好境界,觉得还应是人与石之间的握手言和。

  好砚,人和于石,石和于砚,砚和濡于钟鼎古器人物山形,深雕浅刻。

  好砚,是的,无论山水人物,雕花弄素,至要在一个和字呢。好砚的雕,雕之上好在于不雕,而不雕之雕,在你的万千下刀,能浑融石里,相协相和,了然无痕,一切如砚石之所然、本来。

  这,便是砚石之我看,我的看砚石。

  猜您可能还要找:与“砚石”相关的内容

  砚石、水、洗砚、水墨画上对于墨的认识

  灵璧砚石的选购

  灵璧砚石雅称何其多,趣味盎然在其间!

  砚石的价值

  我看砚石

本文链接地址,转载请保留地址:http://www.chinahutong.com/lingbiyanshi/1211.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