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砚的故事

  坐在写字台前,只要“定向思维"略有转轨,目光总会随着笔端的片刻凝停,而去看一眼写字台左前角的那块黑黝黝的石砚。看见它,似乎便有了很多美妙的灵感,或挥写出一幅自觉可心的书法,或创作出一篇抒情写意的文字来。

  这石砚更是我生活中的一座警钟。

  朴实无华的石砚据说已几易其主,至于我是第几代传人已无从确知,只知道它是我的教导员的教导员传下来的。至今教导员传砚给我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一年一度的老兵退伍工作刚一结束,营部通讯员便通知我去见教。我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敲响了教导员办公室的门:“报告!”,“进来!”我推门走了进去。“请坐。"教导员说话的时候头也没回,继续伏案写作。大概正处于思维的最佳状态吧。他旁若无人一任笔尖跳跃。我轻轻地坐到他右后方靠墙的一张旧沙发上,他的个人概况浮上我的脑际:张家田,少校军衔,安徽萧县人,典型的淮北平原汉子;他个子不太高,脸膛黑红,十来年艰苦的军旅生活使他的前额过早地布满了岁月的印痕。听说他原是师部机关的一根笔杆子,这不,办公桌上除了一堆稿纸之外,最显眼的就是桌上那块黑黝黝的石砚了。大约一支烟的功夫,他停下手中的笔,转过身子:“小章,对不起,让你坐冷板凳了。"说完起身为我沏了一杯香喷喷的清茶,随即坐到我的身旁和我聊起了有关写作和书法的事来。聊着聊着,我那颗不安的心随着他柔和亲切的话语渐渐平静下来。此后不久,我被调到营部担任书记员,这时我才知道那次进见原是一场面试。

  报到的第一天,教导员就要我负责组织全营四个连队文书进行黑板报互助作业,迎接全团的连队黑板报评比。接到任务,我便让其他三个连的文书各自作业,自己却到指挥连帮助老乡去了,评比结果一揭晓,我和老乡合办的那块黑板报名列全团第一,但全营黑板报的总评成绩却倒数第一。

  晚上,教导员微笑着走进我的宿舍,对我和老乡合办的黑板报荣获第一表示祝贺,但对全营总评倒数第一的“耻辱"始终不提,视若无事,只是在临走时将原来存放在他桌上的那块黑砚递到我的手中,并说:“我把当书记员时教导员赠的这块砚台,转赠给你,只要你用心‘研磨',它不但能激发你的创作灵感,而且还能使你悟出许多正确的处世之道。

  教导员走了,我仔细地端详起那块极其普通的黑砚来:砚质为石,外形方正,厚约二厘米,由砚盖和砚身两部分合成;打开砚盖,盛墨的圆池直径大约五寸,池底平滑,研出的墨汁极为细腻油润;它正面的几何图形为正方套圆,在正方形的一个内角边上卧着一枚小“椒豆”,“椒豆”的尖儿直透墨池的边底,仿佛是沟通“方”和“圆”的一颗文心。

  以后每得闲暇,我总喜欢往砚中放些茶水,拿起粗壮的徽墨条细加研磨,边磨边想,边想边磨湖,往复无数次。终于有一次,我在那墨水逐渐变得浓黑之时,悟出了教导员赠砚之用意。转动的墨条虽轨迹无常,但却始终在那圆池内们,如若墨条偶蹭池边,便会激起墨水溅洒出“格",落在洁净的桌面上。目睹此景,似平对教导员的话二下子全明白了:凡事都有规矩方圆,必须遵守。在现实生活中要顾全大局,切莫“蹭边突度",不然,就会“墨溅桌污",伤害自身赖以存在的依托。此时,我真的对夺冠时的洋洋得意羞愧不已!

  教导员,我真心地感谢你的无言之教!同时也请原谅我的自私,传赠于我的石砚我将不再赠人,但对你那无言的教诲和独特的“石砚哲学",我将在现实生活中把它延续深化,以警醒身边的每一个如同当初的我一样的“迷惘的一代”

  猜您可能还要找:与“石砚”相关新闻的内容

  嘉峪关石砚的特点是什么?

  松花石砚的起源

  洮砚和松花石砚

  石砚的故事

  石砚的基本形制

  太和石砚

  苏州石砚的来龙去脉

本文链接地址,转载请保留地址:http://www.chinahutong.com/qishibaike/1398.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