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石何必闹“纹独”

  长江石的收藏者们每每先声夺人,欲立自己的赏鉴标准。其典型的观点这样表述:奇石各自有强项,赏鉴标准可不同。这种观点认为:太湖石灵璧石形体袅娜,“形”是它们的强项。所以,“形”就是太湖石、灵璧石的评价指标。戈壁石质地坚硬,以“质”见长。所以,“质”就是戈壁石的评价指标。而大化石皮色艳丽、长江石图案(纹)优美,所以“色”与“纹”应该分别成为大化石和长江石的评价指标。

  这是一种试图肢解奇石评价体系的做法。

  奇石赏鉴及收藏的评价指标通常由“形”、“质”、“色”、“纹”四个方面组成。评价指标虽然只有四个字,却是千百年来古今奇石鉴赏家和文人学士,一代一代传承发展建立起来的。这四个字发展至今,已然成为一个体系。体系建设是个大工程,一个人建不了自不必说,一代人也未必能建得。古代文人广收奇石,视如贤哲,爱如子孙,玩了一世石头,也只概括出“瘦”、“漏”、“秀”三字赏石法。而这三字赏石法又不严谨。其瘦也秀,其漏也秀,秀可以包涵瘦与漏。三个字内涵交叉,不可并列。后来是宋代大书家米芾提出“瘦”、“皱”、“漏”、“透”,赏石理论才趋于完善。但这“瘦”、“皱”、“漏”、“透”又仅仅是奇石评价体系里的一环而已。直到近代张轮远完整提出“石之形、石之质、石之色、石之文(通纹)”赏石“链”,奇石评价体系才真正建立起来。体系是一个整体,是各相关方互为前提的有机构架。它们相互不可或缺。“形”、“质”、“色”、“纹”在奇石评价体系里就互为前提——有艺术美感的“形”,无坚硬致密的“质”(如砂结石),形貌再美,终究成不了藏品。反过来说,有“质”而无“形”,就更不知其为何物了。可见,有机构架而成的体系是肢解不得的。即便长江石仅以“纹”作评价指标,也会因对“形”“质”“色”的忽视而难以成为上品。

  一方文化熏染一方民众。生于斯长于斯的奇石收藏者,对长江感情至深,对长江石情有独钟,那是自然的。因为偏爱长江石,又因长江石为卵石,卵石多为浑圆状,形体差异小,比起形体差异大的太湖石、灵璧石、戈壁石以及同为河水里的大化石似乎吃了大亏,便想着法,要把“纹”从“形”、“质”、“色”、“纹”评价体系里独立出来,这又是一种浅尝辄止的轻率做法。主张“纹独”的人,或许根本就不明白,长江石虽然形体差异不大,但却圆浑饱满,沉稳持重,端庄大气,个个禅韵十足。而“禅”在石界有着崇高的声誉。有境界的人才懂得“禅石”。所以根本不必担心长江石的“形”会吃大亏。

  主张“纹独”的原因不仅仅担心“形”不如人,还自感“质不如人”。这就又错了。万德荣收藏的长江石《万山红遍》不是有质有纹的美石吗?林同滨收藏的长江石《秋瑟》不是“形”、“质”、“色”、“纹”俱佳的珍品吗?长江石的石质是不差的。有的在硬度和致密度上还远超太湖石、灵璧石,甚至达到了宝石级。如长江里的彩腊石、彩釉石、绿釉石等,质地细腻,质感温润,只要这些石头具有“形”、“色”、“纹”等艺术要素,个个都有成为上品的可能。所以说,长江石不乏优质石,石质不是长江石的弱项。

  当然,水石若要成为藏品是要经过“二感”检验的。长江石作为水石自然不能例外。“二感”就是质感与浮雕感。质感,即实感,是图案凸显物体特质的真实感。有的水石图案很美,只是石肤显得粗糙。其实,石肤粗糙并不全是坏事。凡张开粗糙毛孔的石肤,常常在告诉你这样一个规律:要么石质疏松,要么更显拙朴。石质疏松的,尽管图案很美,也只能割爱。而张开毛孔,透出苍劲古拙之气且粗而不糙、温润脂腻的,就是奇珍了。浮雕感是相对于水石表面图案来说的。所有水石,包括长江石、乌江石、柳江石、黄河石等,它们的图案一般都是平面的,极少有突出表面的浮雕类图案。平面图案上乘之作见多不怪。如果突出表面,以浮雕形状呈现,那么,只要画意到位,毫无疑问,必是一件珍藏品。这是因为它在平面画的基础上多了浮雕“工艺”,而这浮雕“工艺”又非人为,是为天工。这是所有平面图案石无法望其项背的。最为难得的是,这浮雕未经人工打磨,石肤之上,毛孔点点,此种自然天成之完石,又为那些经过人工打磨的画面石,无法与之比肩。

  猜您可能还要找:与“长江”相关的内容

  长江石之象形石赏析!

  长江画面石“一石三赏”

  长江石何必闹“纹独”

  长江画面石,精品三境界

  长江石究竟算老几?

本文链接地址,转载请保留地址:http://www.chinahutong.com/qishibaike/1412.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