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彩陶石,这辈子没有什么遗憾了——对话兰毅忠

  遇到彩陶石,这辈子没有什么遗憾了——对话兰毅忠

  “遇到彩陶石,这辈子没有什么遗憾了”

  ——对话兰毅忠

  

  主持人:温碧琳(以下简称温)

  嘉 宾:兰毅忠(以下简称兰)

  店 址:广西柳州市柳柴文化产业园B区5栋9、10号 “天工开物”

  温:您玩石头有多长时间了?

  兰:2006年底开始的。

  温:一开始接触就是彩陶石吗?

  兰:是的,1996年,就有朋友让我玩彩陶石,我看了他们的石头,一点兴趣都没有,我还说,这样的石头拿去砌墙都不合格。过了十年,2006年,合山举办首届奇石节,正好赶上我休息,我就在那里看,问他们“这些都是河里的石头?”他们说“是啊,有名的合山彩陶石。”我寻思了,怎么和我十年前看的不一样的,原来,需要参展的石头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从那时起,我就知道,观赏石是需要达到一定审美要求的。

  于是,我就去市场转转,买了几颗标准石。

  温:您玩石头有老师带您吗?

  兰:合山的宝哥啊,我一有拿不准的石头,就找他帮我掌眼。

  我这个人属于冲动型的,占有欲太强,一进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对这个石头,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就完全陷进去了。什么时候有人说哪里有好石头,大半夜我都会跑去看。全靠我的妻子支持我,不然我也不会对石头投入这么多的感情。

  温:您的藏品都是彩陶石吗?

  兰:百分之九十都是彩陶石。

  温:彩陶石的资源是什么时候枯竭的?

  兰:2014年下半年。彩陶石从发现到资源枯竭,走过了23年的历史。

  温:现在回想,有没有后悔1996年的时候就应该去买彩陶石?

  兰: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不后悔。我的运气好在,2006年开始玩石头后,2007年河面上就增加了很多船只打捞石头,我就能看到更多的好石头。

  温:算是赶上好时候了。

  兰:对!包括我这颗合山葫芦石,72斤,这么绿,这么雅,我没见过第二块。

  温:好的彩陶石需要具备什么条件?

  兰:形态要端庄稳重大方,包浆要厚,水洗度要好,色彩也很讲究。

  葫芦石的发现在彩陶石的历史沿革里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因为1992年到1997年,发现彩陶石到打捞彩陶石都没有见过一颗葫芦石,直到1998年才有葫芦石出水,也就是说台湾人在早期收彩陶石时并没有遇到多少葫芦石。每一个河段的彩陶石是不一样的,像马滩属于浅滩,都是十几米到三十米这样的深度,水手可以潜水下去采捞的。像红彩陶是存量最少的,在2007年才开始出水,它只出了两、三批,一个大的河底凹坑,只有二三十颗,就没有了,能达到好的品相,总数不超过五十颗。

  温:您觉得整个彩陶石的精品率大概是多少?

  兰:因人而异,我玩石后,自己拿到石头的精品率就是几十吨里出两百颗好的。

  温:说说玩石之旅中比较的难忘的经历吧。

  兰:难忘的事很多了。

  比如这一块石头,2009年出水的时候,很神秘,差不多有人谈价了一个月,我才知道有这个消息,当我看到它的时候,我就走不动了,我一买回来,很多人都扼腕叹息“当时我也看到了,想着能不能少几千块,没想到它最终还是来你家了”。我跟我妻子说“这一块绝对是物超所值了。”为了题名,我们夫妻俩至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费尽心思,起了“天釉”,因为感觉它的釉面很像宋瓷,另外谐音“天佑”(编者注:见上图),寓意也很吉祥。

  很多人来过,刚开始我们价都不开的。因为我们俩太喜欢了。这不是钱的问题。为了它,我做了三次台座,越简单的座子越难做,深一点、浅一点,都不一样的。每个人对石头的感情是不一样的。这样的石头,拿去参展基本上都会得到最高奖,因为它太特别了。这样的静,这样的雅,是令人神往的。

  温:石头对您而言意味着什么呢?

  兰:它们可以让我心情愉悦,我做梦都会想到石头,我妻子常说我做梦说梦话“起水了吗?起水了吗?”因为我们经常去河边看石头采捞啊。哈哈。

  有快乐也有烦恼,因为玩石头,爱石头,又不舍得卖石头,所以常常断炊。有好朋友来了,请求我让一颗石头,我又难受。

  温:照这个角度看,您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石商。

  兰: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合格的石商,我甚至不懂怎么卖石头。人家说说,我心一软,我就给了。

  温:所谓“义不主财,慈不主兵”嘛。

  兰:其实石头的价格很特殊的,对方不懂石头,你开价,他会不明白。不开价嘛,又得罪人,别人会说“你认为我没有钱吗?”常常有人说我“你不会做生意。”合格的石商会察言观色、会开价、会把好的石头藏起来。我呢,没有一点是具备的。我不像生意人,不像玩家,也不是理论家,不像藏家,成“四不像”了。

  玩石头最大的好处是交了一大群石友。假如不玩石头,就会少了很多乐趣。你让我做奸商,我做不来;让我作假石头,我也不会。

  温:彩陶石容易造假吗?

  兰:从古至今,都有的,何况是现代。只要有利可图,肯定有人去冒险。这是信用底线,我庆幸自己还能坚守。

  温:曾有人说你玩得太单一了吗?

  兰:一个石种,能玩得这么多,我觉得很好。我买石头容易冲动,我也曾试图玩玩大化石,每次都十几二十万,买回来,全部亏本,我不怎么懂大化石,见到好的大化石太少了。我回过头来,我觉得自己遇到彩陶石,这辈子没有什么遗憾了。我在彩陶石上投入的时间、精力、财力,目前在合山,没有第二人。

  温:只要一说起“彩陶石”,大家都会想到您。

  兰:是的。彩陶石的出水量只有大化石的十分之一。

  彩陶石是属于内敛、安静的石头,它没有张扬的个性,包括红彩陶这么红,它都是往里收的,而不是外放的。

  曾有一个玩家这么概括——大化石就如夏花般灿烂,彩陶石就如秋叶之静美。都是红水河的精灵,这两个石种的风格截然不同。

  猜您可能还要找:与“彩陶石”相关的内容

  我的彩陶石情怀

本文链接地址,转载请保留地址:http://www.chinahutong.com/qishibaike/1834.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