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灵秀地 石皆如玉璧——业内人士“灵璧论剑”,追根溯源

  20年前,1999年,春城昆明举办世界园艺博览会。

  

  博览会为期184天,国内外参观人数达950万人次。会展园区以中国古典园林艺术设计为布局,体现热爱自然的设计理念。

  整个园区中,有一类石头造型奇特、色彩绚丽、图案迷人、纹理斑驳、带有悦耳的金玉之声。中外观众,叹为观止。

  这便是驰名中外的宿州灵璧石

  博览会奇石展评中,灵璧石共获3块金牌、6块银牌、12块铜牌,以奖牌21枚的成绩,位列世界86个参展国之首。自此,灵璧石拂去历史的尘埃,为当今世人所熟知,更加验证了“天下第一石”并非浪得虚名,并开始孕育新生代的灵璧石文化

  灵璧奇石,因产于安徽宿州灵璧县而得名,又称“奇石”、“磬石”,是开发较早的一种奇石,也是中国“四大名石”(灵璧石、太湖石昆石英石)之一。“黄金万两易得,灵璧一石难求。”灵璧奇石鬼斧神工,妙造天成,常见山峦奇峰之状、飞禽走兽之态,光彩润泽,古朴坚贞,以其特有的地理环境和地质结构,使其形表现出“瘦、透、漏、皱”的特征。

  山无石不名,水无石不澈,园无石不秀,室无石不雅。石,代表着坚贞、仁智、礼让、恭俭。自古以来,历代帝王将相、文人雅士都特别钟情于灵璧奇石。相传,大禹的“泗滨浮磬”;南唐后主李煜的“灵璧研山”;宋徽宗搜石建“艮岳”;苏轼、米芾赴灵璧选石,或买或换,或题或拜,以求精品。我国历史上第一部石谱《云林石谱》将灵璧石列在上卷首条。

  古人喜爱灵璧石,今人不逊色于古人。新中国成立后,传统赏石文化如枯木逢春,生机勃勃。灵璧奇石艺术和灵璧奇石工艺品也都得到长足的发展,灵璧奇石收藏馆遍布全国。以灵璧奇石产地灵璧县为主的奇石市场风生水起。

  精品石头,催生评鉴大家。在灵璧县,奇石爱好者、评赏家、收藏家层出不穷,既有老一辈的奇石研究者孙淮滨,又有张训彩、任树文、闫星云、李富贵、张超等后继者。

  除文化层面,灵璧石因其稀缺性、不可再生性,具备颇高的收藏价值。

  历史上,灵璧石有三次开采高峰。首次在宋代宋徽宗年间,当地人士采石筑园,经苏轼、米芾、杜绾等人颂扬,名声愈噪。第二次,发生在明朝晚期和清朝乾隆年间。最后一次大规模开采,发生在现当代。历时三次开采,灵璧石资源濒临枯竭,灵璧石资源保护刻不容缓。

  2004年,宿州市人民政府出台了《宿州市灵璧石资源管理暂行办法》,灵璧石的开采、经营、运输环节均有法可依。

  2008年,灵璧县被命为“中国观赏石之乡”。

  2016年,“灵璧赏石艺术”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2019年9月,灵璧石文化产业链在深圳文交所挂牌上市,走进了信息化平台。同年10月,灵璧县被命名为“中国灵璧石文化基地”。

  2015年8月,安徽省灵璧石协会成立后,力擎灵璧石文化宣传的大旗。协会多次组织专家,前往灵璧石主产区调研,同时呼吁灵璧石爱好者增强文化自信以及灵璧石资源保护意识,科学规划,合理挖掘,有效利用。

  临窗静试下岩砚,欹枕卧看灵璧山。如今,灵璧奇石已形成独具地方特色的文化品牌。精美的灵璧石从远古走来,蕴藏着皖北人的生活处事智慧,汇聚传统文化,大放异彩。

  整整20年,正值灵璧石赏石理论界掀起轩然大波之际,记者特邀几位业内人士“灵璧论剑”,以追根溯源,正本清源。

  张训彩:石以载道 石以化人

  2019年11月初,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兵指挥学院原政委张训彩回到灵璧老家。这一次,他以中国观赏石协会高级顾问的身份,参与灵璧石文化研讨。

  “家乡变化很大。经济发展的同时,更要坚定文化自信。”张训彩现年70岁,长期居住在江苏南京。可令他魂牵梦绕的,仍是家乡的奇石。

  上世纪90年代,张训彩在解放军理工大学任教。工作之余,他常逛南京夫子庙。

  “师傅,您来看看这几块石头!”南京民俗街道上,小摊贩吆喝的正是灵璧石。和南京雨花石不同,灵璧石更加奇绝。不过,当时,石头背后的文化鲜有人知,更卖不上价。

  张训彩被小贩手中的石头吸引,他买回家中,仔细把玩,查询石头背后的秘密。“小时候在家中常见这样的石头,但是看不懂门道。长大后当兵,根据部队要求,常在太湖边维修巷道,接触过太湖石。”张训彩回忆道,研究起灵璧石,方知其蕴藏着丰厚的历史文化。

  无论从传统文化、民俗文化或地域文化上分析,灵璧石称“天下第一石”,所言非虚。

  自古以来,灵璧地域就盛产奇石、磬石,民间将灵璧石称为“天下第一石”。《尚书》记载:“厥贡惟土五色,羽畎夏翟,峄阳孤桐,泗滨浮磬,淮夷蠙珠暨鱼。”

  “灵璧石因产于灵璧县而得名,灵璧县始建于北宋元祐元年(公元1089年)。自宋代起,文人喜爱赏石,带动了石文化的发展。”张训彩说,宋代杜绾所著《云林石谱》汇载石品116种,灵璧奇石被放在首位介绍,且评述文字最多。明代《素园石谱》也对灵璧奇石进行详细的记载,并绘有图例,附有诗歌咏赋。从理论专著上,奠定了灵璧奇石的地位。

  此外,从考古成果上看,包括北京、开封等地皇家园林旧址都出土过灵璧石。

  “乾隆曾六下江南。相传,他被历代赞誉的灵璧奇石所吸引,为了能亲眼目睹灵璧石的原始风采,特意途经灵璧。欣赏奇石后,欣然题字‘天下第一名石’。”乾隆是否来过灵璧,是否题字?张训彩曾请教过清史作家二月河。二月河分析,从乾隆南下路线上看,途经灵璧是很有可能的,但仍待考古学家考证。

  “无论乾隆是否到过灵璧,都不影响灵璧石的历史文化地位。”张训彩从地域文化角度说,民间传说同样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像上古女娲炼石补天一样,反映人与自然的和谐之道以及对家乡的热爱。

  石养人,石载道。“从灵璧石的实体特色上看,颜色、形状和声音都属观赏石的上品。而石质的敦厚温润,和灵璧人的性格相符。”三十年赏石生涯中,张训彩看到了天地之大和做人的正直与谦逊。

  放眼当下,为灵璧奇石正名、宣传灵璧石被赋予新的历史和现实意义。“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灵璧石继承传统石文化,推动地方经济发展和知名度。”近年来,张训彩一直致力于灵璧石的推广,但他不提倡过度开采,主张保护不可再生资源。

  在张训彩眼中,灵璧石世代传承,可讲述文化,可造福家乡。

  任树文:“石痴”“赏石者”“管石人”

  1999年,在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上,任树文珍藏的一块灵璧石“灵璧秀峰”参加雅石专项赛,获世界A类金奖。

  “这块石头,体态圆润秀美,外形酷似皖北地区的山峰。一块石头,竟然和产地的风景浑然一体,令人惊叹!”博览会上,中外观众站在“灵璧秀峰”前驻足评鉴。灵璧奇石,声名大振。展览会结束后,任树文将“灵璧秀峰”带回灵璧老家,悉心照料保管,视为一大珍宝。

  都云赏石者痴,谁解赏石之味?

  1957年,任树文出生于灵璧县,后进入原县地矿局工作,开启和石头的不解之缘。“从本质上说,灵璧石也是矿石的一种,但它大规模被人观赏、挖掘,还要从改革开放后说起。”

  1987年,任树文从报刊上看到有关灵璧石的介绍,却不知灵璧石为何物。“和矿石打了多年交道的我,第一眼看到灵璧石的字样,就来了兴趣。特别是‘灵璧’二字,更让我觉察到此类石头就产自灵璧。身为灵璧人,一定要了解这一风物和文化。”自此,工作之余,任树文成为一名“寻石者”,他上山探究、发掘,而后采石、购石。

  “最早从连环画、年画中,看到形态各异的石头图案,随后按图索骥,到山上寻找奇形怪状的石头。真正发现灵璧石后,才觉得灵璧石的美,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任树文静下心来,倾其所有,研究灵璧石。

  研究灵璧石之时,赏石界尚未形成体系。所谓“开荒者难”。为溯本求源,任树文深入产石区,研究、总结、提炼灵璧石的文化内涵,先后写出了《灵璧石鉴赏评估指南》《天下第一石——灵璧石》《当代灵璧石探源》等文章。文章中,任树文古为今用,首次提出赏石应从“声、形、质、色、纹”5个方面进行,树立“线宜曲不宜直、面宜凸不宜平”的审美标准。通过大量实践,任树文制作了《灵璧县灵璧石产地分布一览图》,用图表的方式,让每一块石头都可“入库”,盖上“灵璧印章”。

  2004年,《宿州市灵璧石资源管理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出炉,灵璧石的开采和管理有了法规依据。

  石头随缘,灵璧石的开采也和普通矿石不同。“灵璧石多产自荒山、荒坡或房前屋后。早年间,有颇具戏剧性的‘赌石’现象。‘赌石者’买下一座荒山,随意开采,往往遇不到高品质的灵璧石。非法开采较为严重。”任树文说,根据《暂行办法》,灵璧石开采需要办理开采证件,经营灵璧石要办理经营许可证,运输灵璧石则需要准运证。三证合一,灵璧石的产业链合法运作,赏石者更易维权。《暂行办法》明文规定,灵璧石是产于灵璧县及灵璧县交界的埇桥区、泗县等天然形成的并具有一定观赏价值的各类奇石。管理保护灵璧石,政府部门已设立灵璧石资源管理机构,专门负责灵璧石勘察、规划、开采、销售和运输过程中的监督监管工作。灵璧石开发或经营的重点乡镇陆续成立服务中心,完善评估和销售工作。

  “从爱到管,我在灵璧石上倾注了朴素的爱,看到了自然之美。用石头为家乡代言,造福家乡人,我责无旁贷。”退休之后,任树文依然潜心研究灵璧石。

  谈起灵璧,必谈灵璧石。谈起灵璧石,任树文研究数十年,仍充满激情,不愧为一代“石痴”。

  李富贵:与石结缘 品味自然之妙

  在奇石世界里,观赏把玩以自然天成为好。李富贵每次走进“天一园灵璧石博物馆”,抚摸着陈列的一块块石头,内心的那份喜悦不可名状。在与奇石静静地对话中,使他感受到什么叫鬼斧神工,什么叫天公造物,什么叫独一无二。醉心在奇石的世界里,让人忘却生活中的烦恼,回味无穷。

  李福贵,灵璧县渔沟镇人,现任安徽省灵璧石协会副会长。坐落于灵璧县渔沟镇境内的“天一园灵璧石博物馆”,是李富贵耗时十余年精心打造的一个集赏石、旅游、休闲为一体的私家园林。

  上世纪80年代,李富贵在镇上开了一家旅社。有一天,住进了一个上海人,此人背着个包,一脚泥,手里拿着一张《人民日报》。报纸上说奇石出自安徽省灵璧县的磬石山,他是专门来找奇石的,这种石头能敲出响声,而且还带孔洞。第二天,李富贵就带他到磬石山(也叫庆云山、磬云山)。

  当时李富贵带着上海人,捡拾了几百块小石头,并找了一个放羊人帮忙,将石头背下了山,这就是李富贵第一次接触灵璧石。一个星期后,上海人又来到渔沟,这一次他要的石头更多。李富贵带着几位农民,满山头挖灵璧石,最后用拖拉机拉了三趟,李富贵的旅社门口都摆满了石头。

  这次,李富贵随着上海人到了上海,才知道其中的奥妙。上海盆景学会的董金春、复旦大学一位姓王的校长等几位老先生,一看东西不错,就说全部要了。

  同时,李富贵从上海复旦大学那位校长处得知灵璧石在历史上的地位,了解到了灵璧石在历史上的价值,“四大名石”之首是自己家乡的石头——灵璧石。他说,石头本身的价值也许不大,可被人们赋予一定的寓意后,便有了灵气和文化内涵,从而凸显了它真正的价值。

  从此,奇石不仅丰富了他的生活,而且增加了他的经济收入。在李富贵的带动下,渔沟镇做灵璧石生意的,从1家到3家,从30家发展到3000家乃至30000家,几乎是家家户户卖灵璧石。

  灵璧石走进了上海、杭州,在各大媒体的传播之下,上海、天津、北京、苏州、厦门、昆明、青岛、沈阳等全国各地的爱石者接踵而至,前来灵璧县磬石山下,奔赴相见李富贵。在北京亚运会上,他运送26块灵璧石进京。接着,他带着灵璧石到全国各地参展。1999年,昆明世博会上灵璧石获奖列于世界80多个国家首位。

  李富贵的时间几乎都用在奇石销售和收藏上,他把收藏奇石看作一种实实在在的享受,醉心在赏石的世界。李富贵说,奇石是天然艺术品,赏石艺术是以自身学识素养和审美水平为基础的发现艺术。“到上海参加奇石展,觉得被人瞧不起,因为在灵璧石产地都没有一座灵璧石的博物馆,所以就下决心建座博物馆。”李富贵说。

  承建于2001年的“天一园灵璧石博物馆”,园内绿草芳菲,廊深路回,曲径通幽,房殿亭榭皆青砖铺地,雕梁画栋,每一张红木条几,都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精美灵璧奇石。正像他自己所说的“灵璧石走遍全国,走向亚洲,冲出世界,哪里有阳光,哪里就有灵璧石。”

  闫星云:文化,赏石之魂

  “一个灵璧石的收藏者,更是一个文化的传承者,我将用一生守候着曾经的执着……”闫星云作为灵璧县文史研究员,也是一位灵璧石的爱好者和研究者。翻开一篇篇有关灵璧石的文章,字里行间定格的情怀,依旧如初。也就是这种情怀,才让闫星云每当提起灵璧石来,总是抑制不住的激动和兴奋。闫星云介绍,灵璧石作为四大奇石之首,是收藏爱好者最热衷收藏石种之一,集质、声、形、色等诸美为一身,在源远流长的中国石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是古往今来公认的赏石瑰宝。

  闫星云说,灵璧奇石对当代赏石发展的贡献绝不是一形一象一美所能概括,没有哪一种地表诉说人类文明的历史比石头更古老,也没有哪一种物种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与石头联系得这么多。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历史悠久的灵璧石收藏迎来新一轮高潮。现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寻石、藏石、赏石的行列,收藏队伍和市场规模都蔚为壮观,未来可期。”闫星云乐见其成。

相关标签:灵璧

与相关“灵璧”相关资讯内容

发表对"山川灵秀地 石皆如玉璧——业内人士“灵璧论剑”,追根溯源"的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