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树文 | 当代灵璧石探源

  早在上个世纪8O年代末,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灵璧石”这三个字,从此,魂系奇石,走上了探石、寻石、采石、研石、写石、管石、宣传石的道路,一发不可收拾,耗尽了我半生的心血。光阴荏苒,转瞬30年已过去,我亦满鬓染霜。直到2019年初,我才把《天下第一石——灵璧石》、《灵璧县灵璧石产地分布一览图》、《灵璧石新考》、《灵璧石命名、分类和产地分布一览表》、《任树文灵璧石鉴赏评估理论体系》、《我把狭义灵璧石命名为青黑磬音石》等多篇文章和图表整理编发,完成了多年的夙愿。可我还是想把这些年来,在实践中遇到的具体情况如实的写出来,为灵璧县灵璧石留下第一手资料。这既是我的使命和职责,也是我对灵璧人和灵璧石及家乡山水热土的真情厚爱,更是我向30年来在实践探索灵璧石文化的历程中,曾给予我鼓励、支持和帮助过我的领导、同事和亲朋好友及父老乡亲们交上的最好答卷!

  

  一、“灵璧石”三个字使我走上了奇石路

  1984年4月,我在县委老干部局工作。工作之余,我喜爱书法艺术,曾任灵璧县书法爱好者协会副会长,青年书画家协会常务副会长。平时我还喜爱制作树桩盆景。到了1988年初,我在干休所自家小院外的园地里,制作树桩盆景200多棵。在经常上山采桩坯时,我也断断续续地捡回一些形状乖巧的小石头,有的作为盆景的配石,有的放在办公桌上观赏,有时还作为镇尺顺手拿来镇纸压书,怎觉得有一番自然情趣,甚是可爱。

  1987年底,我从《花木盆景》书中偶尔看到灵璧石是制作盆景的好素材,也可以独立观赏时,心里十分惊喜。可我当时并不知灵璧石为何物。只是我把灵璧石与灵璧县中的“灵璧”一词联系在一起时,直觉就告诉我,灵璧石就应该是产在灵璧县哪个山上的石头。为了证实我的想法,我开始请教县城里的老学者和文化名人。他们都说是灵璧县城北磬石山上产的磬石,是自古被用来制作编磬和工艺品的珍贵石料,却不知是磬石山和黄泥沟一带产的奇石。也不知灵璧石在千百年来,曾被有些皇帝和达官贵族宠爱过的辉煌历史,更不知今天的山区仍有灵璧石实物的存在。要不怎么能被弃之于荒野,在产区连个名字都没有被留下来呢?当时,我对灵璧石是磬石的说法感到困惑不解。在此之前,我曾多次到县工艺厂看到过做工艺品的磬石,产在我的出生地大路集北,有15华里的磬石山上。是在山上塘口中被人工开采出来的青黑色块状石材。因为该石声音好,可以做磬而得名。可磬石既不好制作盆景,浑身也没有什么看头,肯定不是书中说的灵璧石。这时又想到会不会是以前我在画中或书籍里面看到过的奇石。于是,我又开始向山区的亲朋好友打听询问,并请他们帮我上山找一找,看有没有能够制作山石盆景,或画中那种带有洞眼的奇形怪状的石头。

  二、我找到了灵璧石

  1987年底,我爱人的大姐夫陈召勤,从九顶山附近的陈集托人带信来说:“他在九顶山东边的鹰山上,发现有很多带有洞眼的“风流石(浮在山表层上面的孤块石),让我过去看看是不是我要找的那种石头。”得此消息我十分欢喜,顿时有一种神秘的好奇感迫使我想快速前往。我好不容易熬到了星期六的下午,就和好友张杰,坐上了从县城开往九顶的客车。下车后,又往东走有20华里,当我们赶到目的地陈集时,太阳就要落山了。我见到了大姐夫陈召勤,急切地要求他带我们上山看看,想尽快知道他说的石头是个啥样子。他说“天色已晚,先安下心来作好准备,明天上山”。这一夜,我辗转难眠,幻想中的好多石头不时地走入我的梦乡。

  第二天天刚亮,陈召勤带领我和张杰从陈集街往南出发,走了约有两三华里,在一座名叫鹰山的南坡下停住了脚步,这里就是陈召勤说的有石头的地方。从这里向西望去,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灵璧县第二座高山九顶山(海拔189.6米)。从脚下向北往鹰山上看去,山体不大,呈浑圆形状,一眼就能看到山的表层散落着满身带有大小不同的孔窍洞眼,象框架一样的石头(后来这种石头被叫做框架石,形状类似太湖石)。眼前突然出现了这么多的奇石,仿佛一下子进入了天然石库,让我目不暇接,看的我目瞪口呆。天啊!这不正是近来使我魂牵梦萦,想要找到的画中那种石头吗!不管他是不是灵璧石,可我已从中看到了其美的价值。此时,我心花怒放,惊喜至极,情不自禁地象个孩子似的手舞足蹈起来,按捺不住心情激动时,那种几近狂欢和疯癫的模样。陈召勤和张杰看了,不禁好笑。这时我在山上振臂高呼,“我找到了!”这声音象春雷在九顶山的上空回荡,向远方传去,在向世人宣告,新一轮的灵璧石开采和赏玩大潮又将要开始了。接着,我和陈召勤、张杰在山表层开始寻找那洞眼多,形状奇特的石头。他俩在我选定过的石头上,用扫帚沾上石灰桨往上打标记。这一天,我们初步把山表层上面那些模七竖八的风流石初步挑了个遍。那些在阳光下被打有标记的石头显得格外醒目。我想,这些已被选中的石头,既将告别烈日炎炎和冰天雪地及风霜雨电的摧残,走进厅堂馆所,成为人们珍爱的自然瑰宝,得到人们的呵护和珍藏。天色渐黑,我们带着满载收获的喜悦之情下了山。这一天,我看到了灵璧石具有的文化内涵和自然美的价值,看到了灵璧石在不远的明天一定会有美好的前景!灵璧石的再现,为我的人生前景开辟了新的天地。灵璧石产在我的家乡,为我采集、收藏和研究灵璧石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更为我实现理想,体现人生价值找到了追求的方向和目标。当时我就立下志愿:“我必须抓住这一天赐良机,在灵璧石事业方面取得新的成绩!”

  转眼,到了下一个周末的早晨,陈召勤和张杰分别从他们庄里带来了十七、八个小伙子,在天一亮就上了鹰山。开始将上次我们来已打上标记的石头,先抬到山脚下等待车来上车。中午在山坡上大锅做饭,我们二十多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家从天一亮一直干到了天黑。然后挑灯夜战,才将那八十年代最先进的东风带挂大货车装的满满的,好不容易才裂裂歪歪的拉出了那段山路,并连夜拉进了县城干休所的院内。那时上山找奇石的事灵璧县人还前所未闻,我也认为新鲜和特别。我把拉回家的石头看作是宝贝,可他能不能被人认可呢?于是,我经常请一些文化名人和亲朋好友前来观看,当时已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和好评!但也有人说,这些石头在山上就是无人问津的烂石头,拉回来做假山还可以,根本就不知道他的价值所在。

  我们在鹰山捡石时,发现在山坡的表层下面还可以挖出同样的石头。当我们还准备接着再干下去的时候,张杰接到了他表哥王大国从小丁庄带来的信息,因王大国听张杰说我找奇石,他要张杰带我过去看看。张杰告诉我,他小时候到姑妈家走亲戚,在路过小丁庄后大山上时,有时能看到象小猫、小兔的石头很好玩。张杰还告诉我,王大国在小丁庄那一片是个很有影响力的人物,如果在小丁庄那一带能找到奇石,那以后采石和运石可就方便了!

  1988年的钟声已敲响。由于我爱石心切,在元旦放假前一天的下午,我便和张杰从县城赶到了九顶东面的朱赵陈庄,在张杰家先住了下来,准备第二天前往小丁庄。小丁庄在张杰家正南约有五六华里,必须翻过小丁庄的后大山才能到南坡下的小丁庄。第二天早上,我和张杰前去小丁庄。那天风和日丽,虽是寒冬但我心中却暖意融融。当我们从小丁庄后大山东坡的北脚下,沿着弯曲的山间小道往上走,就在山路两旁的不远处,有形态各异的青灰色奇石映入我的眼帘。这些长年暴露在路边和坡上奇形怪状的石头,与鹰山上多洞的石头在颜色和风格特征上完全不同。这里的石头多是青灰色(见水成青黑色),形体厚实,少有孔窍,多有深浅不同的沟壑。有的象形,有的什么都不象,但让人看去就觉得奇妙新颖。我用手扣击石头的不同部位可发出美妙的声音,有的声音清悦,有的声如洪钟。其形态分明是天设地造,却又似出于雕塑家之手的一件件艺术品。我向山坡上寻去,展现在我面前的有些石头,让我一眼看去就觉得是自然宝物,他的神奇使我的神经一直处于兴奋状态。到了中午11点多钟,我要张杰下山叫王大国拉一辆平板车来,将我选中的石头先拉回他家去。我继续在山坡上、道路边寻寻觅觅,想猎取到更美的奇石。我从一看到这种石头开始,就意识到它蕴藏着的美,在面世后一定会在社会上产生重大影响和轰动效应。我在奇石魔力的驱使下,一边寻石,一边幻想着奇石未来的美好憧景。

  王大国早已来到了山上,已多次催我下山吃过午饭再来。在我恋恋不舍的离开时,已经是下午1点多钟了。到了庄中间王大国家,王大国为尽地主之谊,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午餐,并请了七八个精壮青年作陪。饭后,小伙子们主动要求陪我一起上山寻找石头。我看得出他们是看在王大国的面子上帮我,同时也可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还可以知道我要找的石头是什么样的,以及要这些石头是作什么用的。我们一起来到了后大山东头的南坡下,我开始给他们说明我要找的是什么样的石头,让他们寻找到符合我要求的或是他们自己认为好看、好玩的石头,都要经我过目后才能决定取舍。这一天到天黑,我们共找到了四十多块奇石,全部集中摆放在王大国家的后院子里。这些天设地造的石头象形态各异的雕塑。有的就是张杰所说的象什么动物,让人感到神奇可爱。我认为这是天赐良机,不需要花钱就可以获得极有价值的天然艺术品。为了能获得更多的好石头,从这时起我在工作之余会想尽一切办法,抽出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夜以继日地到小丁庄一带开始寻找奇石。为了能得到更多的好石头,我忘记了所有的艰辛和烦恼,却有收获后说不尽的幸福和快乐!

  接下来,我带着这一群小伙子,首先开始在小丁庄一带的房前屋后,路旁池边,还有栓牛栓羊和垒园子的地方寻找这些天然的,奇形怪状的石头。特别是在小丁庄以东的山脉中和黄泥沟(岗)水库里,以及周边的山上和坡下,到处都能找到裸露在大自然之中被人不屑一顾,甚至被种田人讨厌的石头。而这些石头被山区的群众叫做巧石、花石、风流石等。而我开始疯狂地寻找和采集这些被山区人认为只能用来拴牛,拴猪、拴羊、烧石灰、打石子的废石头,不为当地人所理解。甚至连亲朋好友都认为我是不务正业,说我是吃饱饭了没事干,到乡下来找点事玩玩。我爱人在山区的嫂子说:“他姑爷弄那石头,盖屋窜老鼠,垒猪圈透风,冬天冻的猪活嚎,把那玩意弄去家有什么老丈用”!还说:“谁知他姑爷不在县城里好好的上班,怎么为了那些烂石头,一下子就象变成了神精病似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山表面的石头不好找到了,我就动员石兄弟们,把那些在地表上用脚一跺能晃动的石头帮我搞出来,不让他们白忙。在我的鼓励下,他们开始采挖地表层那些刚露出地面的小块奇石,等到周末我来挑选,付给他们一定报酬。“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随着时间向前推进,不断有爱石者和石商接踵而至。最早走进小丁庄的石商,是江苏徐州的姚明华、董兆玉先生。到了1990年10月,我县政协主席陈建民先生离休后,就赶往小丁庄采购奇石,接下来有渔沟的李福贵等人捷足先登小丁庄。再接着有青岛人和韩国人前来小丁庄买奇石。韩国人为买石专门买来一辆旧客车,开进小丁庄当房子住下来三个月,买走了一大批奇石运往韩国。之后又有上海、武汉、蚌埠、河南、北京、合肥等城市的一些石商,收藏家和爱好者,先后进入小丁庄和小店子选购奇石。这时,山区的老百姓看到采挖山上以前那些没有人要的石头能卖钱,便一个看一个的跟着干了起来。再接着一庄看一庄,采石由近向远,范围逐渐向外扩展。这次灵璧石开采大潮,就是这样首先从黄泥岗西边上的小丁庄和磬石山下的小店子拉开了序幕!

  为了能得到更多的好石头,有很多打动人心的往事在我脑海里经常浮现,怎么也挥之不去(有8个关于探石源、采奇石的故事已写成文,由于篇幅限制,未加入此文)。那是1989年大年初二的早晨,我到县客车站乘车要去小丁庄。当我看到车站的大门紧锁着,我在无可奈何不得不返。回家的路上,听到了不绝于耳的鞭炮声,才想起千家万户的人们都沉浸在享受天伦之乐的节日气氛之中。可我却在这时离开了80多岁的老母亲、妻子和刚上小学的大儿子,心里好像被打翻的五味瓶,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再想起以前来往比较多的一些亲朋好友,如今见面都问我忙什么去了,怎么好久不见了。可他们怎知道我的身心,在工作之余与小丁庄产石区的父老乡亲们系在了一起,并与奇石结下了不解之缘。

  随着寻石和采石区域范围的不断扩大,有众多新石种不断面世。我被不同石种的颜色、形状和风格特征所具有的文化内涵和艺术魅力所吸引,使我魂牵梦萦的迷上了石头而不能自拔。有人说:任树文找怪石象着了魔,真是个“石痴”!从此,给我留下了“灵璧石痴”这个绰号!

  因为有了灵璧石,我苦在其中,乐在其中,生活变的多姿多彩。我把灵璧石视为宝贝,我的恋石之情和想得到更多好石头的强烈欲望,象脱缰的野马一发而不可收拾。为了能得到更多的好石头,只要我想去产石区,生活中的一切事情都要先放下为我让路,从来风雨无阻。在前十多年里,每到周末我都要坚持赶在别人到达之前,先到采石户家把新采得的石头捡个遍。有时我在一周之内赶往产石区两三次。有时夜以继日,彻夜无眠!

  三、建立根据地和落脚点,为采集灵璧石打好基础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交通十分不便。要想获得更多的好石头,首先必须在产地解决好吃、住、行带来的不便,再取得亲朋好友和父老乡亲们的信任和支持,才能及时获取信息,掌握情况。因此,我必须在产石区建立采石根据地和落脚点,才能为采集收藏到更多好的灵璧石打好基础。小丁庄王大国家,就是我在30年前最早建立的第一个根据地。我从进入小丁庄的第一天起,王大国家里人既把我当作亲戚,又把我当作自家人一样待我好。我也以感激之情跟着张杰喊王大国的父母亲叫姑父、姑妈。姑父王德才,是当地能人,颇有好的口碑。在王大国家里,王大国的弟弟妹妹都叫我树文哥,我也跟着王大国喊他们的小名。在小丁庄里,对我帮助最多的石兄弟和姐妹们有:王大国、王月兰、王二国、王自由、赵迎华、王小华、王子灵、鲁邦全、王克民、王庆灵、王庆平、王召美、刘銮生、王祖军、宁怀新等人,我与他们情深意浓,亲友之情,源远流长!

  随着采石区域范围的不断扩大, 我选购奇石的脚步更加繁忙,哪里有奇石开采就跟踪到哪里。在前十几年里,唯恐好石头跑掉,我从不放过任何一个采石角落和可能得到好石头的机会。1991年初,我走进了磬石山南坡下的小店子。小店子以前是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据说,乾隆下江南时路过这里,曾留下一些趣文轶事。我初到小店子,首先找到了磬石山下这次最早采集灵璧石的老万家。万家是坐落在磬石山西南坡下,路口东边上的第一家,上下山必须经过他们家跟前。大爷万良法,是解放后庆云大队的干部,一生勤劳善良,忠厚传家,乐于助人,在当地很有影响。万家有四兄弟,老大万仁元和父亲是磬石山采集灵璧石的第一户石农;老二万仁义是当地庆云小学校长,假期上山采石;老三张齐美入赘在庄西头小张家,是采石能手,有名的好人;老四万超,是渔沟小学教导主任,他不仅爱石,还是著名书法家。因我与万超是灵璧县师范学校毕业的校友,又都有奇石和书法方面的共同爱好,两人一见投缘。他不仅款待了我,还邀请我到磬石山一带采石,都要住在他家。开始,我住在万超家。接着又住进了老三张齐美家。并以张齐美家作为我在渔沟区域长期采集灵璧石的主要根据地。在2008年以前,我在渔沟境内采集到的奇石,都要先集中到张齐美家里,然后再运回家。为采石我进入万家后, 万大爷和万大娘把我当成自己儿子一样看待,四兄弟把我当作亲兄弟!在小店子对我帮助最多的人有:万仁元、万仁义、万超、申勇;在小张家有:张齐美、张翠芳、张齐俊、张勇、张振全、张振彩、张齐军 、张绍新、张绍果等,我与他们与石结缘,情深义重!

  为了能得到更多的好石头,我在产石区的不同区域还先后建立了多个落脚点。在渔沟境内有:后堌孜张启凡,砖山李保璧,马山头的胡居超,王道英,卓庄的卓见武,卓光荣;九顶境内有:朱赵陈的张杰,独堆赵陈元、赵峰,山楼的赵传宝,京渠的高洪奎、张元良、杨耀花、张新、王秀彩、张军昌,小平山的王大个,陆桥的张持海;灵城凤凰山产区内有:何山的何振泰;虞姬乡张巷子的张登殿;娄庄龙虎山产石区内有:小张家的张玉斌等兄弟姐妹和亲友家。有的落角点,我在长达20多年的岁月里来往穿梭于他们家中,他们为我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负出了很多的心血和汗水,给我提供了无私的帮助。在这些根据地和落脚点里,不管我什么时间到,他们都把我当作亲友和家人一样,不仅帮助我解决了吃住行,而且在找石、采石、买石和运石及涉及到与石头有关的一切事宜,都象做自己的事一样竭尽全力。在小丁庄和小张家两个根据地里,因我与父老乡亲们的长期接触和交往过多,对庄里一二十岁的小伙子及小孩子是谁家的,我基本上都能找清楚并叫出他们的名子。当年那些帮我寻石、采石和运石的石兄弟们,如今他们都到了做爷爷、奶奶的年龄,可我与他们建立的兄弟姐妹般的情义绵长。特别是王大国和张齐美家,以及落脚点里的兄弟姐妹们,还有30年来的各级领导、同学、同事和亲朋好友及父老乡亲们,他们曾给予我鼓励、支持和帮助,我都记在心里,一直激励着我勇往直前!他们的热情淳朴、忠厚善良和助人为乐的精神,传承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使我真正体会到了人间的真善美。我经常把帮助过我的人和事讲给家人听,切不可忘记了他们。好人一生平安,都能得到幸福和善报!

  灵璧石很美,但淳朴,善良的人更美。写到这里,我心潮澎湃,感慨万千,我想用鲁迅先生说的一段话作为拙文的结尾:“感谢命运,感谢人民,感谢思想,感谢一切我要感谢的人。”

  作者简介

  任树文 — 原中国灵璧石文化研究会会长,原灵璧县灵璧石资源管理办公室主任,灵璧县灵璧石鉴赏评估中心主任,安徽省玉石行业协会副会长,安徽省观赏石协会理事,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家协会理事,宿州市作协理事,灵璧县观赏石协会高级顾问,灵璧县作家协会副主席,灵璧县非物质文化遗产灵璧石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