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太湖石

  我从小就对北京有一种近乎于痴的执念。

  幼时无知,在电视、课本上常见的中国的地名便是北京,长大些时,读了海子,脑海里一想到以梦为马的海子,在春天里写下《春天,十个海子》的他曾在北京呆过。还喜欢王小波,那个狂放不羁的雅痞,那个写过黄金时代,红拂夜奔的王小波,也在北京呆过,我总想着有一日一定要走一走他们曾走过的路,尝一下他们吃过的豌豆黄,到底是什么味道。前年暑假,和几个好友终于到了北京。我们的第一站是前门,嗯,依旧繁华。前门在清朝刚刚结束的时候,这里特别繁华,我们今日当作传统艺术的相声,也就那时候才兴起来。还有京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昆曲传到北京改良成京剧,没几年清朝就败了。我脑袋里想着李碧华写下的《霸王别姬》与《生死桥》,想着小豆子咿咿呀呀的戏声,实在和看到的高楼大厦,名牌跑车联系不到一块儿,不过前门印象最深刻的是,那碗老北京杂酱面。前门只是朋友购物的场所,故宫才是我想去的地方。这座明朱棣心怀鬼胎,迁都北方修建的都城,经历了600多年,依旧屹立于此,关于它,有太多太多的故事了,而我,终于可以全身心的看到它的真身了。不出意料,虽然我们选择了7月末这个不算黄金周,也不是周末的日子去故宫,可还是被故宫游览的人吓到了。我在午门买票的时候,安慰自己说,外面人多,里面肯定人会比较少。然而我错了,我错的很离谱。我怀疑我进的不是故宫,而是正在大特价的沃尔玛,我切身学会了人山人海,接踵摩肩,人潮汹涌这三个成语。我压根不知道我是怎么被挤进去的,每个景点前都有几个导游用中文和英文讲解,有几次,他们说的内容一模一样,我朋友问我,嗯?我怎么听到了二重奏。人太多,我实在是没有欣赏的心情,和朋友约好在出口见面,我便一个人找人少的地方了。我先去的是珍宝馆,出乎意料,人并不是很多。很快,我就发现了为什么,因为人平均游览时间不超过10分钟,虽然文物前明确写着禁止闪光灯拍照,但还是抵挡不住游客的热情,每个游人非常负责的把每一个珍宝都拍一下,搞得我每次近距离观赏时,总是被人打断。七月末的北京,非常热。故宫内并没有什么自然流水,不知以前紫禁城里的人在夏天里是怎么避暑的,辗转几个展馆后,我逛到一个普通的院子,在这里有很多在亭廊下纳凉的人。

  我放眼四周有没有空闲的座位时,我看到了一座漂亮的太湖石

  我被惊艳到了。

  太湖石,产自江苏太湖,多窟窿和褶皱 纹理,可造假山,点缀园林,形状各异,姿态万千,通灵剔透的太湖石,上者,拥“皱、漏、瘦、透”之美。脑袋里突然想到的是,上课时,老师讲的太湖石,宋徽宗为建艮岳搜集大量太湖奇石,太湖石还没送到汴京,北宋就亡了,如今艮岳遗石,都是各个公园的镇园之宝。苏杭园林里,常拿太湖石堆叠成山,引流成湖,山水尽在园中,好不自在,就连当代文人,也多想寻一方好石,做案石之用,增添古意。而我在故宫见到的那块太湖石,神似太湖名石,冠云峰。

  当我走近它,想要读读它的文物说明牌时,我没有找到。

  也许是故宫的文物太多了,它并不怎么有故事,也许是它太过低调,并不怎么惹人注意。我默默注视着它,心想,它有可能也是艮岳的遗石之一。

  若真是的话

  600多年里,它看过什么,它有没有见过张太岳又在指责皇上读错字那一刻,它有没有见过珍妃被推下井的那一刻,它有没有见过溥仪想出去却无助的那一刻。

  我不知道

  但我走出故宫门的时候,我却有个非常大的疑问。

  那些抢着去拍溥仪新婚睡过的床,为什么不好好看一下这么漂亮的太湖石呢?

  猜您可能还要找:与“太湖石”相关的内容

  仿古太湖石挂件

  陶艺教程——太湖石茶海

  揭秘太湖石热潮背后的业内行情

  太湖石的摆放与风水

  太湖石的保养

  太湖石的产地在哪个省

  太湖石的风水作用

  太湖石的审美标准是什么

  太湖石的特点是什么

  太湖石是什么颜色

本文链接地址,转载请保留地址:http://www.chinahutong.com/taihushi/1819.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