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爱江南:太湖石的鉴藏

  中国文人对湖石的审美,可以说上千年来文脉石脉一脉相承。当然每个时代赏石风格会有所不同。

  太湖石英石灵璧石昆石并称为中国古代“四大奇石”,因盛产于太湖地区而得名,不过现在太湖石产地不局限于太湖,广义上的太湖石包含各地由岩溶作用形成的碳酸盐岩。太湖石的鉴藏史,可以说是中国传统文人文化的生发史,据《清异录》记载,早在唐代就有人开始赏玩太湖石,宋代已至极盛,北宋米芾被称为“石痴”,宋徽宗的“花石纲”事件则反映了宫廷文化对玩赏太湖石的青睐。爱石之人“待之如宾友,亲之如贤哲,重之如宝石,爱之如儿孙”,不过历代对于太湖石的审美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太湖石“皱、瘦、漏、透”的审美标准是如何形成的?各大拍卖公司都曾推出过太湖石专题拍卖,不过推出的大多是明代至民国时期的太湖石,太湖石与现代太湖石的区别在哪儿?现在各类博览会上均有太湖石的出现,现代太湖石的产地和品类有哪些?

  太湖石与唐宋文人

  太湖石的赏玩文化一方面与中国赏石文化的发展关系紧密,另一方面与太湖周边的文化氛围密不可分。赏玩太湖石属于中国古代园林和庭院赏石文化中的一部分,中国古代庭院赏石藏家、诗人白云说:“我十几年来一直收藏中国古代庭院赏石,这个门类在国内的藏家群体较少,能有系列收藏的就更少了。古代赏石的石种有2000多种,但最终都会归宗为庭院赏石和案头供石两大品类。”白云进一步介绍,据目前可查的文字图像史料来看,有关太湖石的赏玩最早可以追溯到唐代。唐代著名的文人白居易、皮日休、刘禹锡、牛僧儒等的诗文中都有相关的记载,其中最为人熟知的就是白居易的《太湖石记》。对于赏玩太湖石的文献记载,人文赏石研究者、学者马平川说:“目前据我所知,太湖石文献资料记载最早的是唐代白居易的《太湖石记》,不过关于实际赏玩太湖石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南北朝时期,洛阳南北朝时期的墓室壁画里已经出现太湖石的造型了。另外,白居易曾写过一首诗《杨六尚书留太湖石在洛下借置庭中因对举杯寄》,诗曰:‘借君片石意何如,置向庭中慰索居。每就玉山倾一酌,兴来如对醉尚书。’”马平川分析,诗中提到的杨六尚书(杨玄度),是杨素的三公子,隋代人,杨六尚书故园里的湖石后来到了白居易的手里。“隋唐两代紧挨着,白居易用诗记录了这件事,有名、有姓、有地点,窥一斑知全豹,这首诗可以视为隋代文人士大夫阶层赏玩太湖石的依据。隋代大运河的开通,可以想见太湖石可以经由水路北上中原,解决了运输难的问题。”马平川说。

  白云认为赏石文化与佛教有着很深的渊源关系,他从赏石文化的起源说道:“赏石的文化却远远早于此,在汉代皇家宫苑的建造及佛教文化传入后寺院的兴盛,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赏石文化的发展。目前,行家手里所藏的汉代赏石,大多是出自早期的寺院。我藏有一方汉代的赏石座,做工大方讲究,带有落槽,可以作为年代的佐证,证明在汉朝时期,赏石文化已经相当成熟。”在白云看来,赏石文化从一开始就把石头作为一种文化的象征,在南北朝时期就与诗歌紧密结合在一起。南北朝时期,颜延之和谢灵运并称“颜谢”。“谢灵运是山水诗的奠基人,他在诗学和美学上为赏石文化做了补充。山东临朐北齐天保元年(550年)崔芬墓的壁画中,多处都有奇石怪峰的出现,青州博物馆藏也有一块北齐武平四年(573年)的线刻画像石,记载了一个中国人托着一方赏石在跟波斯人交易的画面,称‘贸易商谈图’。” 白云说,这是目前可见的两处有关赏石文化较早期的图像资料。

  唐朝宰相李德裕的平泉山庄可以说是中国第一个专业的赏石会所,平泉山庄造好以后李德裕就请白居易写了《太湖石记》。马平川说:“唐代的两位宰相,李德裕和牛僧孺虽然政见不合,但在喜欢太湖石这件事上两人一致,有共同的爱好,二人吟咏石头的诗篇流传至今的有一二十篇。” 白云介绍,赏石在唐代时被称为“怪石”“丑石”“漏石”“雅石”,他说太湖石的发现有一个过程:“唐代宫廷里最早是喜欢灵璧石,不过灵璧石有一个问题,很多灵璧石背后都连着大石头,开凿出来后石头的背面不美观,需要进行处理。后来开采范围慢慢扩大,波及到浙江衢州的常山。某次开采的途中路过苏州太湖,正赶上太湖枯水期,就发现了太湖石。”

  唐人开采太湖石,多是取自太湖周边,且大多采自太湖水中。唐陆龟蒙的《太湖石》中云:“太湖石,今之洞庭者。”吴融有的《太湖石歌》也曾写道:“洞庭山下湖波碧,波中万古生幽石。”“可见,唐代时太湖石主要产于洞庭山附近,即今日的苏州东山、西山地区。开采量较少,主要是装点园圃(早期园林)或供个人把玩,比如李德裕、牛僧孺等。” 白云说,北宋时因皇室的推崇及艮岳的修建,太湖石的开采达到顶峰。仍以石生水中者为良,依然从江苏太湖附近及洞庭山地区开采。赏其嵌空玲珑,质含津润,及石面粼粼做靥弹窝之感,宋徽宗的《祥龙石图》可窥一斑。

  “皱、瘦、漏、透”并非赏石圭臬

  古代太湖石的赏玩观点和今天有多大区别?马平川说:“依我看来,太湖石的赏玩古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后来的‘皱、瘦、漏、透’也是在前人赏石文化基础上总结出来的。后人推崇的赏石之美,比如苍老、顽拙、丑怪在白居易等同时代人的诗篇中都有体现,只不过没有明确总结提炼成标准。中国文人对湖石的审美,可以说上千年来文脉石脉一脉相承。当然每个时代赏石风格会有所不同。”

  马平川注重的是太湖石收藏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文脉一致性,不过,在太湖石藏家朱旭和白云看来,在风格层面,早期太湖石审美与明清之后还是有一定区别的,早期太湖石与庭院赏石有些较简约,而不是一味迎合“皱、瘦、漏、透”。

  太湖石在宋代打通了文人和宫廷文化的审美倾向,马平川说:“宋代在宋徽宗的带动下,‘花石纲’运动兴起。宋代的传统赏石是一个巅峰,空前绝后,甚至因此亡了国。‘宋四家’没有一个不玩石头得,宋人的审美,宋画、宋瓷在那儿摆着呢;徽宗的审美,瘦金体、工笔花鸟千古独步;艮岳,宋徽宗亲自当设计师,举国之力造一个园子,里面石头的品位可想而知。”相传宋代米芾提出了赏石评石的几条标准,即“皱、瘦、漏、透”四字原则。对此,马平川说:“‘皱、瘦、漏、透’只是赏石的一个标准,并不是金科玉律,比如苏轼就提出了‘丑’和‘陋’的观点,他说:‘石文而丑,石之一丑,则千娇百媚俱从此出。’米元章但知好之为好,不知陋劣之中有至好也。我玩赏石也将近20年了,在我看来丑石比‘皱、瘦、漏、透’更为难得,格调更高。‘皱、瘦、漏、透’还停留在外观和形式上,还没有上升到精神高度,而赏石以丑为美,愈丑愈美,则具有更高的精神境界。丑是对庸常审美的一种颠覆和革命。”白云也对“皱、瘦、漏、透”的标准不以为然,他说:“现在玩赏石的人都知道‘皱、瘦、漏、透’相石法是由米芾提出,但是从史料来看,米芾所藏无论是宝晋斋砚山还是海岳庵砚山,都与‘皱、瘦、漏、透’没有丝毫关系。并且此相石法并未见于米芾的任何诗文著作之中,最早提出米芾相石法的李渔,距离米芾生活的年代也隔有五百年之久。”可见,相石法是否由米芾提出尚无定论,后人将其作为一种黄金标准来奉为圭臬,实是不足为取。

  中国赏石文化起源于本土道家思想,并且是与传统文化紧密结合在一起的,白云认为最高境界的赏石是“禅石”,他说:“日本人推崇的‘枯山水’便与此有关。”赏石贵在道法自然,也就是追求所谓的“山水之境”,揽高山大泽于一拳之秀。比如日本的“枯山水”,以石为山,白沙为水也是追求的一种智水仁山的自然之境。“对于赏石的标准,我常说赏石观气,看一块石头就像看一个人一样。历史上曹操留下的那个典故,捉刀之士真英雄也,人活一口气,石活也是一口气。差了那口气,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马平川说。

  石头的窟窿叫“石窦”,一个石头的好坏跟石窦的多少并没有直接联系。中国的赏石文化源于“道家”与“玄学”,是一种阴阳相生、动静相合的“和合”文化。白云说:“赏石与书法同类,是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之上的艺术,他追求筋、骨、肉、气的和谐统一,更追求内在的气韵和意境。赏石如赏人,不要过度关注石头的外形,而是注重石头内在的气质。”古人云:“石乃云根生。”古代玩赏石者,必是文人大儒,赏石被古代文人推崇到一个非常高的地位,是因为他们希望能够在繁杂的生活中找到一份宁静,于入仕之中得一份出仕的悠然,是一种心灵的洗涤,所谓“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他说:“在我看来中国古代艺术中有两样东西最值得收藏,一是佛像,二是赏石。佛像是归纳一个人的思想,而赏石则是启发一个人的思想。”

  太湖石的古今之别

  关于太湖石,宋代杜绾在《云林石谱》记有:“平江府太湖石产洞庭水中。”马平川说:“北宋以前说太湖石基本指的是水生湖石,经唐宋两代500余年开采,至北宋末年天然的水生太湖石已濒临绝迹。南宋范成大说:‘山中人始以旱石加斧凿,作玲珑意。又剜石面赝作弹窝纹,玄不识者,或得善价。’这也是关于太湖石人工造假的最早记录。文震亨《长物志》中记有:‘太湖石以水生为贵。’杜绾《云林石谱》记有:‘罗列园林广榭,颇多伟观,鲜有小巧可置几案间者。’太湖石名贵,以水生为贵,以案几为稀。发展到今天,只要是苏州本地太湖,旱太湖也贵了。”古代的太湖石是狭义的,今天说的太湖石是广义的,只要地质成因一样,造型以透、漏、孔、洞为主的石头都叫太湖石。马平川介绍:“现在国内十二三个省份都产太湖石。我们今天说的太湖石可以根据地域粗略地划分为苏州本地太湖,苏州以南的统称为南太湖,苏州以北的统称为北太湖。南太湖以广西为主,现在已经开采到越南边境了。北太湖以山东、河北为主,其实山东青州产的石头在云林石谱里就叫青州石,今天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说是北太湖。”他说,从质地上讲,水生太湖质地最好,扣之有声。从造型上讲,广西太湖空灵甚于苏州太湖,但往往失之琐碎纤弱。北太湖吃亏在质地上,大多石质粗疏,石皮枯涩,造型乱头粗服,野了点,不够文气。马平川说:“当然这是泛泛而论,谈个大概印象,不能一概而论,具体到每一块石头还是要区别对待。从园林用石角度讲,苏州太湖颜色皮壳耐看,略胜一筹。正宗苏州水生太湖传世的非常少,现在去看苏州园林里的石头,大多是山石,水石几乎见不到。物以稀为贵,老的水生太湖很受玩家的追捧,现在苏州一些小岛上也产水生太湖,造型跟传统太湖迥异,别有一番味道。文震亨评《尧峰石》:‘正以不玲珑耳,故佳。’这句话评价岛生太湖也恰如其分。”

  虽说石头都是万年形成的,但是赏石也有新老之别。白云说:“老的赏石和新的赏石区别在于,被发掘并赋予人文审美意义的年代不同。”老的赏石经过岁月的磨砺,会产生包浆,行家称之为皮壳。庭院赏石大多在石头表面或底部产生红皮,是风吹雨打中泥点溅到石头上产生的土沁效果,一般需要两三百年才能沁染上。另外一个区别是“石艺”,也就是修石。赏石贵取天然,造化所生。然稍有不尽如人意之处,亦不免加以修錾,用钻头和凿子进行修整,并复沉于水中,经日久冲刷,磨其痕迹。白云说:“我手中所藏之古代庭院赏石,带錾印者,十之有八九。苏州园林及宫廷御苑中所存遗石,亦多有此特征。可见古人对于藏石之美的极致追求。”还有一个区别是“修足”,到了元代末期,人们开始给太湖石配座,根据石头的形状,在座上挖出一个同样的凹槽。最后在题字、落款上也有区别,很多赏石的题字是跟诗歌联系到一起的,比如“望云峰”等,最好的作品是石头上有古人描绘石头形制的诗歌,诗石一体。有的古代赏石还会在上面钉有铁钉,西安清真寺中有一方赏石,上面钉满了铁钉,古代学子考试有一个说法,嵌钉入石者预示财运、仕途亨通,这类石头被称为“试官石”,民间俗称“祈福石”或“许愿石”。白云补充说:“还有一种老赏石带有佛龛,我致力于收藏这么多年,目前为止,仅见过两方,都在个人手里。”

  从价格来看,造型类似,老石头和新石头价格悬殊几倍到几十倍都很正常。马平川说:“当然也有人说石头哪有什么新老,都是几亿年前生成的,这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老石头鉴别不容易,有题跋还好说,没题跋看皮壳、看修刀痕、看土沁,现在假的题款太多。”

  “入画的石头”才值得收藏

  一块太湖石从发掘到成为观赏石大致需要哪些步骤?马平川介绍:“一般说来,首先当然是相石,然后就是配座置景,还有命名、题跋、吟咏这些。”在安置太湖石的时候,朱旭有一个建议:“能立不卧,竖起来效果还是比较理想的。”

  如今很多艺术家收藏太湖石、画太湖石,诸如周春芽、彭斯等,他们以太湖石作为自己介入传统文化的一种方式,也呈现出太湖石正在以新的方式介入当代生活。对于这类现象,马平川说:“鲁迅有名言:‘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现在已经形成一个趋势,很多现当代艺术家如果要取得国际影响力扬名立万,需要回过头来,在传统文化资源中发掘出新的价值为己所用。太湖石作为传统文人的终极雅玩,被越来越多的当代艺术家认可和借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收藏的技巧,我的理解很简单,就是老老实实提升自己的审美。收藏好石头,如果自己刚开始玩眼力还不到,跟对人很关键,看过一百块石头跟看过一百万块石头对石头的感知就两样了。”

  在马平川看来,如果把收藏太湖石的诀窍凝练成一句话,就是:“建议收藏入画的石头。”古代石谱记载的石头最有收藏价值。对于鉴别太湖石的真假,需要一定的经验积累,鉴别的标准之一就是自然。比如从石头的肌理来看,肌理就像人的掌纹一样。很多造假的石头在修石的过程中破坏了自然的纹理,这就是有效的辨别方法之一。马平川说:“当然,玩石头这是一门实践的活,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他认为收藏要有标准,没有标准,无从鉴别优劣,“既然必须有标准,自然也就有了品级的高下,普品、上品、高品、妙品、孤品、绝品等诸如此类。说到太湖石,那是文人玩起来的,以文人石为标准,毋庸置疑”。

  猜您可能还要找:与“鉴藏”相关的内容

  黑灵璧磬石赏石鉴藏

  雅爱江南:太湖石的鉴藏

本文链接地址,转载请保留地址:http://www.chinahutong.com/taihushi/659.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