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泰山石是当之无愧的“国石”

  中国的奇石、美石多如繁星,著名的有浙江鸡血石与青田石、福建寿山石、内蒙古巴林石、安徽灵璧石、广东黄蜡石、广西柳州石、山东泰山石,以及黄河石、太湖石等。另外还有形形色色的玉石、宝石、矿石、化石、陨石等等。这些地域性极强的观赏石历史悠久,各具特色,光彩照人,是天赐瑰宝。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已从金石学子、富贾巨商及其爱好者、收藏者、采集者手中走向市场,走向世界,形成规模化、产业化,甚而已被某些地区打造成了新的经济增长点。

  纵观全国各地的奇石、美石,不管是从外表的造型、纹饰,还是色泽的光莹、温润,或是质地的粗犷、柔腻,但论其文化价值和经济价值,最终还是取决于它的文化内涵。为何发其感慨?近闻媒体报道:北京成立“国石艺术馆”,并与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国石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了“官方网站”。于今年8月23日试运营,馆内展出自定“四大国石”:福建寿山石、浙江青田石与昌化鸡血石、内蒙古巴林石。一个国家的国山、国树、国石,皆为独一无二的一个,怎能自选四个充当“国石”?显然,这是一种个人或多人投资而进行商业操作的行为,特别是公开宣扬——“1克田黄石价值万元”的炒作,并展示乾隆皇帝三连章田黄“玉玺”予以佐证,不能不让人刮目相看。当然,在观赏石再次进入鼎盛时期的今日,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是件大好事。“田黄”为寿山石中的极品,产于田间,无根而璞;石质高雅优美、光莹温润;肌里还隐约显现细密弯曲的“萝卜纹”;种类有黄金黄、桂花黄、鲜蛋黄,以及外黄内白的金包银和外白内黄的银包金等。它得益于古代文人墨客视为掌上明珠又难以寻觅及帝王崇尚黄色的心理感应。史载,朱元璋在寿山采石洞睡了一觉却治好了身上的疥疤,因而盛赞田黄。乾隆帝则采田黄用以祭天,被尊为“帝石”,故旧时田黄有“易金数倍”之称。尽管田黄为“帝石”,价高黄金数倍,但古今这“四大名石”多为章料,主要是物以稀为贵所造成的,要提高到“国石”地位,那就得另当别论。

  众所周知,中华民族的国山,只有“五岳独尊”的泰山才是唯一首选。南宋初年杜绾在《云林石谱》中认为“天地至精,结而为石”,所以泰山石就是泰山神山圣山的代表,顺理成章的就是真正的“国石”。为什么下此定论?

  《诗经·鲁颂》:“泰山岩岩,鲁邦所瞻。”歌颂泰山的岩石巍峨峻拔,气象万千。《礼祀·中庸》则赋于泰山的主题为“大哉圣人之道,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从而泰山又在华夏民族的宗教信仰中成为“发育万物”的生命之源。所以孔子在《尚书·大传》中总结说:“夫山者,嵬巍然草木生焉,鸟兽蕃焉,财用殖焉,四云皆无私出焉。出云雨而通乎天地之间,阴阳利合,雨露之泽,万物以成,百姓以飨,此仁者乐于山也。”

  泰山,古称大山、太山、昆仑山、岱山、东岳、玉山、群玉山等。它位于广褒的华北大平原之上,东临大海,西襟黄河,北依古济水,南望淮河,拔地通天,雄伟壮丽,河川环围,物华天宝。正因为具有这种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才使泰山一带成为古人类繁衍生息的中心地域之一,也是古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在整个新石器时代孕育了三皇五帝,诞生了以大汶口文化和龙山文化为代表的东夷族序列文化。同时,由于原始宗教的发展和远古帝王的封禅活动,泰山逐渐具有了神奇的功能,各种古典名著都把最神圣的职责和最伟大的使命交给了泰山。特别是到了春秋战国时,恰逢盛行“阴阳五行学说”:按阴阳家之说,泰山是阴气与阳气交合的地方;按天人合一而论,泰山是天地相交的汇合点;按春夏秋冬四时,泰山为春,是主宰万物发生的场所;按五行为木,职责也是发育万物;按五常为仁,是天下之大德;按八卦东方为震,是紫气之源;按九天,东方为苍天;按二十八星宿,泰山是角亢苍龙星宿。所以“五行学说”给泰山涂上了更加浓重而神秘的色彩,逐渐积淀为天帝的象征,太阳的化身,生命的源泉,道德的载体。同时也凝聚为大山崇拜、天地崇拜、太阳崇拜、生命崇拜、东方崇拜、道德崇拜的结晶体,是中华民族的象征,是中国历史文化的缩影,是国家之柱石,民族之脊梁,华夏之灵魂,万民之希望。

  正因为泰山具备了这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才奠定了中华文化不仅在中华大地上创造了悠悠不断的文明,也成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唯一没有历史断层和缺环的佼佼者。所以才又开创了新时代“世界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融为一体的典范”。

  泰山山脉是由世界上最古老的杂岩组成,具有25亿至30多亿年的高寿,历经地壳发展史上各个时期的变迁与沉沦,地火与岩浆活动把泰山主体花岗岩锻造为形形色色的侵入岩、变质岩和片麻岩,统称为“泰山杂岩”。它包含着宇宙大爆炸与地球诞生的众多神秘信息,形成了天、地、人三才合一的独特性、唯一性和灵异性,逐渐又成长为保佑整个中华民族和炎黄子孙的神山圣山:“泰山安天下则安”、“登泰山保平安”。从而泰山又具备了深厚的平安文化内涵,成为“国泰民安”的象征。所以东汉时,曾经在泰山郡主持政务的大学者应劭(音绍)就在他的名著《风俗通义》中说:“泰山是众山之尊者,又叫岱宗:岱是开始的意思,宗是宗长,因为这里是万物之始,阴阳交代之处,故为五岳之长。”道家还把太阳神——伏羲太昊青帝视为泰山神。到了西晋张华撰写《博物志》时,把泰山神又称为“天帝之孙”。至清代乾隆年间,在泰山书院任院长的唐仲冕写了一部32卷的《岱览》。他总结历史说:“岱者泰山也,天地之产物也,云雨宣气也,五行之含魄也,都是从这里开始的,古帝王必然首先在此登封祭拜,遂之成为改朝换代、易姓而王的交接之地。”所以,历代帝王不断加封泰山神为“天齐大生仁圣大帝”,并规定他手中的权杖——青圭,上通日月、星辰;下管人间山海大地及其生死轮回,被道家和道教供奉为人世间最高规格的大神仙。所以泰山石既然是一切神灵的化身,它当然就有了特殊的功能:古人称它是先天元气的发源地,是能够生云化雨的“云根”。这种神力,早在2500年前的《春秋公羊传》中就赞扬说:“泰山的阴阳二气触石而出,在很小的空间内而形成黑云,不足一个时辰就能雨遍天下。这种神奇的功能只有泰山才能具备。”后来,乾隆皇帝祭泰山时也大加赞赏泰山的云雨,为此还写了一首《云巢》诗:“云以山为本,山以云为衣。始悟云山境,元气相因依。”

  泰山的云雨普降于泰山地区,渗透进泰山的杂岩和沉积岩的缝隙中,形成了众多的裂隙泉;同时也渗透进由岩石风化后而变成的土层和冲积平原之上。这种泉水与土壤含有对生物有益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多达26种,从而孕育了茂密的植被和与之相协调的动物生态平衡链,滋润了万物的茁壮成长。所以泰山的一石一泉、一草一木、一禽一兽、一虫一蝶,都有了灵性,泰山石成为灵石、泰山水成为神水、泰山灵芝成为仙草、泰山飞禽成为神鸟。总之,泰山不仅是发育万物的地方,也是保障万物和谐相处、安全无忧的自然王国和极乐世界。

  泰山石既能保国护民,也能预知祸福。3000年前周文王的史官伯阳曾说:“山崩河竭,亡国之征也。”这也就是说:泰山崩坍、黄河断流,就是亡国的征兆。说明泰山石能预知大灾大难和改朝换代。当年周武王就曾经与周公说:“夏桀(音杰,夏朝末代暴君)无道,山走石泣。”道书《述异记》也说:“夏朝桀时,泰山山走而石哭泣。”清朝《岱览》中的《灾祥记》则说:“古代先儒们都说,夏桀因无道德而将要灭亡时,泰山哭泣了三天。以至于今天远望泰山石,宛若人在哭泣,确实如此。”这在中国的正史中也有类似的记载。东汉时的《汉官仪》就介绍说:“汉桓帝延熹四年(公元161年)六月庚子,泰山及徂徕山一并崩裂,不久东汉就灭亡了。”《晋书·五行志》说:“西晋初年,武帝太始四年(公元268年)七月,泰山地震,崩坠三里。”结果后来的晋怀帝、晋悯帝先后被俘虏,西晋沦亡于北方,而东晋元帝则中兴于南方。这样的实例不胜枚举。

  泰山的平安文化内涵及其灵石崇拜,先由神秘的帝王与官方所垄断,后来逐渐传播到民间,形成举国上下一种精神寄托。至迟从唐宋时期,又兴起了轰轰烈烈地“泰山石敢当”能镇宅辟邪、“泰山石压子”能保佑子孙平安无事的民俗风尚,一直贯通古今、遍及海内外。同时,也成为“稳如泰山、重如泰山、国泰民安”的象征。所以唐代帝王祭孔后,整修孔子墓时,诏令用泰山“封禅石”筑其石阶。近现代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毛主席纪念堂、上海龙华烈士墓、李大钊墓,以及国家图书馆、奥运会馆、中国驻外大使馆等奠基石或基石,都是采用泰山花岗岩;中央机关交通部、电力部、中央党校,中国孔子学院总部和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景观石,也都是采用了泰山花岗岩。

  以台湾苏雪林女士及大陆何新、何幼琦为首的当代著名学者、史学家,根据《山海经》所记昆仑山的地理环境和原始氏族部落群的分布状况论断:昆仑山就是华夏神山泰山。那么古籍资料一再宣扬的华夏始祖伏羲女娲必当诞生在泰山。西汉刘向《淮南子》传“女娲炼五彩石以补苍天”。苍天即《吕氏春秋》谓之“东方曰苍天”;《尚书考灵曜》作东方昊天。因泰山既是天的象征,也是东方的代表,故女娲炼五彩石补天的传说也必当发生在泰山。这说明泰山奇石早在母系氏族时期就已被社会所公认。据《史记·夏本纪》引《尚书·禹贡》:“岱畎丝、麻、铅、松、奇石……浮于汶,通于济。”证之早在4000多年前,泰山人就将泰山奇石作为贡品献给大禹。原来在奇石研究与收藏界一般认为:奇石收藏源于汉代,盛于唐宋。而我的研究使奇石的起源提前了至少两千多年。泰山奇石不仅起源很早,而且特点突出,收藏价值极高。

  泰山奇石主要以泰山彩色花岗岩为代表,盛产于泰山西北麓、东北麓的桃花峪彩石涧和大津口乡天津河及黄前镇石汶上游、上下港等。它质地坚硬,雄浑粗犷,纹理清晰,苍古凝重,蕴含着坚忍不拔的泰山精神和大义凛然的石敢当气概。形状或是球形剥蚀而成浑园体,或是溪水冲刷而呈鹅卵石状;色彩为侵入岩所形成的黑、白、黄、绿、红、紫相间相融;纹理由各种色彩构成的形形色色的天然图案,有的如山川风光、泼墨长卷,有的似林木禽兽、花草虫鱼,有的象楼台亭阁、鼎器铭文,有的就是远古传说、历史人物,一个个,一幅幅,活灵活现,跃然石上,让人遐想,使人深思。泰山奇石蕴藏着丰富的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宛似一曲曲古典雅乐,演示出泰山卵石亿万年来风雨磨砺的“大希之音”,展现着泰山的无穷魅力,真乃“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正因如此,泰山周围有千家万户的泰山人从事泰山石的研究与开发、经销与推广。已成为泰山旅游产品中的佼佼者,在促进泰安和济南两市的经济发展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民盟泰安市委于2011年成立“泰山奇石博物馆”、山东省文化厅于今年8月成立了“泰山石文化研究院”。双方达成共识:努力打造泰山石为“国石”的桂冠效应,受到省委、省府主要领导的大力支持,并开始启动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为齐鲁人争光增彩!

  综上所述,象征天地元气而主生的巍巍东岳及镇国安民之泰山灵石,是整个中华民族当之无愧的“国山”与“国石”。也只有它才具有任何它山它石所难以相比的崇高性、悠久性、独特性、唯一性、灵异性。也只有它才是中华民族伟大精神的象征和中国历史文化的缩影。

  猜您可能还要找:与“国石”相关的内容

  中国石文化——灵璧石

  论泰山石是当之无愧的“国石”

本文链接地址,转载请保留地址:http://www.chinahutong.com/taishanshi/778.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