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石的记忆

  人生中最重要的系列性的教育莫属小学了,我们住校宇花小学,楼上宿舍,楼下课堂,二周回家一次。每逢清明节必去雨花台凭吊烈士。

  从小的教育总是很深的占据着脑瓜子里的第一位置,雨花石是烈士鲜血染成的,去雨花台凭吊烈士时,最有兴趣的是捡到雨花石。

  我幸运的在雨花台捡到一个姆指指甲盖般大小的雨花石,颜色暗红,有一层层纹理,心想不定是哪位烈士鲜血染成的,它成为我人生中的第一宝贝,同学们都投来了羡慕的眼光。小雨花石蔵在我身边好几年,虽然最后还是遗失了,但它的半透明,层层纹理的模样永远没遗失,常在脑中想,眼前晃。

  大时回到南京海院工作,单位上一位职工水电班长,他收藏了许多形态各异的雨花石,经常参展,甚至北京奥运期间,应邀去京巡展。一位黑人兄弟想拿非洲钻石同他换雨花石,被他婉拒。

  他收藏的雨花石究竟长的什么样?美不美?请看片。

  猜您可能还要找:与“记忆”相关的内容

  灵璧乡村记忆——熬糖

  灵璧乡村记忆——烙饼

  灵璧记忆小镇情怀

  灵璧乡村记忆——露天电影

  【灵璧记忆】乡村记忆——端午节

  【灵璧记忆】乡村记忆——木匠

  【灵璧故事】乡村记忆——纳鞋底

  灵璧乡村记忆——杀猪

  灵璧风俗乡村记忆——“当大事”

  灵璧记忆乡村记忆——铁匠

  灵璧记忆乡村记忆——皮影戏

  灵璧乡村记忆——货郎挑

  灵璧乡村记忆——花轿

  灵璧乡村记忆——逝去的糕点房

  灵璧乡村记忆——逝去的老槽坊

本文链接地址,转载请保留地址:http://www.chinahutong.com/yuhuashi/1879.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