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璧小说】假一赔十

  

  海里有龙王,天上有玉皇,地下有阎王。村里应该也有村王吧?幸福村的村王不是村长,是朱富贵。

  朱富贵伶牙俐齿,四肢强健,人高马大,仪表还算英俊,比现任村长还有派头,确实佩得上村王的头衔!

  根据村民多年观察,朱兄有两个极具代表性的笑,一个是:鼻孔冷哼一声,轻轻上扬一下嘴角,脸皮松动一下推出一丝波浪,但肉还没解冻,眼角的余光有点让人想起鸡皮疙瘩。

  另一种笑:是眉开眼笑,笑的山花烂漫,一脸的十里桃花。并且目光忠诚、热切。很容易使人联想到饿急的狗突然看到主人手里的骨头。

  朱兄虽然身体强健,但有一个妇幼皆知的毛病,就是见不得别人比他好,发现谁比他家好了,心里那是酸溜溜的痛,吃不下,睡不着,直到他惦记的东西变成他的了,二十四小时里,随时看的到,摸的着病才根除。

  幸福村不产水稻,以小麦、黄豆、玉米为主,平时想吃大米,必需到二十公里外的镇上去买。

  村民陈耀东脑袋瓜好使,抓住商机就在村头开了个米店,并且因地制宜可以用钱买物换。这样村人既可以随时吃上大米饭又不用为卖玉米、黄豆发愁。两全其美,其乐融融。

  陈耀东会做生意,价钱公道,再加上人缘也好,生意做的红红火火,院里堆的玉米小山一样高。

  这座小山太沉了,竞然压的朱老大透不过气来!又犯了吃不下、睡不着的老毛病!可不是,连眼睛都红起来了,想吃人一样,看着叫人心疼。

  朱老大暗暗懊悔着:我以前怎没想到这个生意呢?财路流向那个傻X家,窝心啊!在说我家也比他家的院子大,一定要想个办法“愚公移山”!

  虽然自己兄弟多,跺跺脚整个村都会摇三摇,但也不能明抢强夺,那样还有王法吗?对不对?人要讲理,一定要想个明正言顺的办法,让他自己开不下去,主动拱手相让!

  朱富贵闭门不出,苦思冥想着……

  三天后朱兄怒气冲冲地带着几个弟兄来到了米店,一脚踢翻了店门口的板凳,脸像腌过的猪肉,上面布满了盐霜:陈耀东,你小子胆挺肥的,卖假货忽悠到老子的头上是吧?当老子是软柿子好捏是吗?是假一赔十还是赔我精神损失?你自已说。

  米只有质量等级,贵贱之分,怎么还有假米?

  陈耀东不懂,买米的村民也不懂了。

  陈耀东忙赔笑脸:“富贵哥,开玩笑吧?米怎么会假?不管怎样,你别生气,我这有刚进来的一级稻花香,口感特好,忙完了我送你一袋尝尝。”

  “妈的,你当我来找事讹你一袋米是不是?我说你卖假米就是假米,中午吃了你的米,不到四点半就饿了,比城里米早饿一小时,不是假米是什么?”

  仰望朱老大鼻息的人几个人跟着附合:是的,不错。我中午吃馒头晚上十点还没感觉饿呢!

  耀东听明白了,碰到找茬的主子,说理也枉然!

  “哥,如果我卖假米,你打12315或找质检局都行,他们检测米假了,我不假一赔十,整个店送你行不行?”

  “妈的,财大气粗了是不是,敢拿质检局压我,局长是你亲爹?你店值几个毛钱,我会看上?我讲的是理!照规矩,陪十袋米。兄弟们,搬走!”

  店老板刚想阻拦,被朱老大一拳打的鼻血横流,眼花耳鸣……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米被如狼似虎的几个土匪装上了车,陈耀东气的想吐血!这还是共产党领导的天下吗?苍天呀!还有没有法律,还有没有说理的地方?

  陈耀东用力吐出嘴里的血,怒吼一声:我要告你们!

  朱富贵冷哼一声:村里镇里随便去,如不知道门朝那,我告诉你地址。你要的那个理啊,我一杯酒就冲没了!不识好歹的东西!哈哈哈哈……

  这世道!没法活了!生意做不成,不告倒恶人压不住心头的火焰……

  结果村长说抢劫属刑事案件,归派出所管。派出所说由民事纠纷引起,由村里处理,处理不好才能上报派出所,不能越级。

  回头又找村长,村长不耐烦了:多大点事,你米好人家会找事?不就几袋米吗?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不要又怎么样?我己经去朱富贵家几次协调了,他说吃你家米拉肚子,医药费就花去很多,让我向你讨药钱,你看怎么办?我处理不好,你直接找镇长吧!

  几次去找镇长,还说不在。好不容易打探到镇长要去县里开会,陈耀东决定学古人,来个拦“轿”喊冤。

  当镇长的车徐徐开出大门的时候,耀东一个健步挡在车前,大喊冤枉!

  镇长大人迫于无奈下车:什么事?

  陈耀东暗松一口气:终于见到镇长大人龙颜了!

  陈耀东正在义愤填膺的滔滔,突被镇长不耐烦的“截流”:镇委都踏的不长草了,怎么滋事的又是你!好了、好了,你的事我已经了解,找你们村长,我还要赶去县委开会呢!

本文链接地址,转载请保留地址:http://www.chinahutong.com/zatan/1097.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