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大儒曾巩与灵璧张氏园亭的传说

  张氏园亭又名兰皋园或兰皋亭,坐落于灵璧古汴河北岸,凤凰山南麓,由张硕曾担任过通判的父亲和担任过殿中侍御史的伯父于宋天圣年间(公元1024—1032年)所建,是一处风景秀丽的园林建筑。

  灵璧正处北宋自京都汴洛水路通往江浙南方的必经之地,张氏园亭建成后就已名冠京洛。因此,北宋的文人官吏途经必访。作为与苏轼同年进士的曾巩,古文、策论名列唐宋八大家之一;作为北宋名臣和文学大家,曾巩曾经任职地方七八处,皆有政绩。他游宦于齐州(济南)、襄州(襄阳)、洪州(南昌)、福州、明州(浙江宁波市)、亳州等地,途径北宋名园——张氏园亭,也必然一览张氏园亭为快。于是,曾巩为灵璧留下了充满浓厚生活味道的诗化记忆,从这些记忆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位文学名家真切自然而又浓郁的灵璧情怀。

  曾巩游览张氏园亭,共写了三首诗,以《过灵璧张氏园三首》为题。

  过灵璧张氏园三首

  [北宋]曾巩

  (一)

  梨枣累累正熟时,粟田鹑兔亦争肥。

  园亭尽日追寻遍,只欠厌厌醉始归。

  (二)

  汴水容容带雨流,黄花艳艳亦迎秋。

  看花引水园林主,应笑行人易白头。

  (三)

  秫地成来多酿酒,杏林熟后亦留钱。

  不须置驿迎宾客,直到门前系画船。

  曾巩的这三首诗充满生活情趣,主要写灵璧之景间写灵壁之人,写景为人之抒情作铺垫,同时把一位衣食无忧、公余游山玩水愉悦身心的文人士大夫的闲情逸致自然烘托出来。我们可以逐首欣赏。

  其一,曾巩在我们面前描绘出一幅初秋灵璧美景图。梨树、枣树结满累累果实,在秋日的阳光下闪着成熟的光芒,诱人馋涎欲滴。在一望无际的谷田(我国古代黄河流域的主产作物,耐干旱贫瘠)里,不时有鹌鹑飞上飞下,肥兔从田垄边窜出,那些野味仿佛争着向人们展示着秋日的肥硕与成熟。诗人整日在风景宜人的张氏园亭里游玩,心情舒畅,身形懒散,美酒佳肴大快朵颐,现在只差清醒清醒头脑,尽兴而归了。

  诗人以白描手法描绘了秋日灵璧成熟丰收的景象,直抒胸臆,表达了醉情山水心系田园的人生之乐。

  其二,诗人由先前描写林木谷物丰收景象和表达自我田园情趣之追求转而描写汴河黄花和展示张氏园亭主人之情。秋雨绵绵,汴河缓缓,河畔的黄花连绵起伏,在秋雨的洗润下,色泽光艳,与河水相映,仿佛招展着身姿迎接秋天的姗姗来临。诗人运用叠词与拟人手法赋予汴河及河畔黄花以动感,以生机,把秋之韵味具体化形象化,可观可感,让人体味到诗人那浓浓的恋秋爱秋沉浸自然美景之情愫。

  在写景基础上,诗人笔锋一转,以一个典型动作透视人物之风貌。张氏园亭主人,站在汴河引流水道边,看着那灿然黄花,感叹路人为世事羁绊,愁绪常绕心头,不经意间便皓首雪髯。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何必要与己为壑难为自己?一个“笑”字,点出了园林主人得意、愉快以及自豪之心态,这实际上也是诗人自己心态之折射。

  这首诗场面感很强,诗人善于捕捉生活中典型景物与典型情境,以景营造轻松自然之氛围,抒写优雅惬意之情趣,融情于景,情景交融,立意精巧,在艺术上别具一格。

  其三,诗人以朴实的诗句极力描绘园林生活的适意与自给自足,园林生活的富有吸引力。

  高粱成熟用来酿造香醇的美酒,杏林果实累累亦可换来钱币。优美的景色,自给自足的生活,恬静安适的氛围,这世外桃源般美好的地方,不需要设置驿站来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你看看吧,汴河岸边那一排排雕梁画栋的船舫,他们这些文采风流的名士都正在张氏园亭里尽兴而游。实写与虚写相照应,虚实成趣,在众人面前展现了一派自给自足、悠然自得的田园生活图景,不仅流露出文人雅士清雅的情趣,也再现了昔日灵璧古汴河张氏园亭诗意十足的生活。

  诗人在这三首诗中,仿佛摇身一变,成了一位宋代灵璧人,观美景,品佳肴,浴古风,日出日落,月升月降,沉浸在灵璧张氏园亭及灵璧地方风物人情中,快意人生,迷失自我。

  灵璧从此深深印在曾巩的心灵里,成为其血肉之一部分。当然,我们也有幸从曾巩留下的珍贵诗歌中,一窥昔日灵璧张氏园亭的绮丽景象,欣喜地观赏到北宋时期灵璧汴河乡野迷人的自然风物,体味到北宋时期一位大文豪的宦游生活心态,以及灵璧张氏园亭在当时文人士大夫心目中奇妙而特殊的定位。

  猜您可能还要找:与“张氏园亭”相关的内容

  苏东坡、张氏园亭与灵璧石

  北宋大儒曾巩与灵璧张氏园亭的传说

本文链接地址,转载请保留地址:http://www.chinahutong.com/zatan/1117.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