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璧有桥虞美人(灵璧谢金陵)

  小城怀石如玉名灵璧,灵璧有美人名虞姬,汴河有新桥名虞美人。

  虞美人大桥正名滨河大桥,桥如彩虹,飞跨汴河。因为通体艳红,如披霞霓,清水之上,蓝天之下,姿影灼灼,其媚夭夭。夜晚则彩灯映射,流光溢彩,如同美人矜其容色,顾盼生辉。灵璧小城以虞姬舍生取义于此为傲,故百姓爱称此桥为虞美人大桥。

  水之根,源于天,每一条河流都是上天遗落于人间的幻梦,每一座桥都是梦里的引渡仙子。

  没有天上的雨和云,地上便没有这些云雨般的流转和风情。“纤云弄巧,飞星传恨”,天上的牛郎和织女被宽阔的银河隔开,不是多情的喜鹊搭起桥梁,哪有想象中的悲悯和成全?

  一座桥,是一个城市的翅膀。从水的这端可以飞翔过彼岸。桥的设计多诗意,城市便会有多灵动。

  虞美人大桥恢弘壮观中有灵动之气。长虹卧波,飞跨两岸,一脉汴水,悠悠东流。

  站在大桥上,向桥下端望,夕阳下,汴水上,小舟一叶,鸬鹚几只。浆轻划,舟轻荡。蓝天云影,波光潋滟。飞虹饮水,练舞半空。桥映水入容,双拱环抱,像抱住一份旖旎的梦境。远木萧疏,天如水,水含天。

  最喜欢一个人,在夜色里,在灯火渐远处,走向虞美人大桥,迎接那一份盛大的拥抱和寂寞。有月最好,月未满,夜未央。

  桥飞汴河,水荡银光。远处的灯照不亮近处的暗,只有天上遥遥的月光。

  河水幽深,近处闪着碎而细的银波,一层层卷过来,轻轻拍打着湖面。视线越远,水色越深黑,一直消隐于天水一色的尽头。

  顺着河堤朝下,一直走到临水处,脚下数米,便是宽而深的水面,月光之中,如同夜的眼眸,翻卷无限缱惓。

  临水而坐,心安静悠远。近处的柳在黑暗中摇曳垂落的浓密长发,对岸的树开始沉坠于渐渐浓稠的睡意。两道虹状的桥梁从头顶飞过水面,夜空之中,凌波而立,印出两弯灵动却又峭拔的姿颜。

  月色映照几多轮回?河水经转几许沧桑?浩渺苍空之下,踞水而守的我,不如水面上一粒舞蹈的微光。

  夜色中的目光是走不远的,借着月光,只能看到周围朦胧可见的景物逐渐的增深,天空深远空朗,月的腰身渐满,正鼓着面颊扯散身边的云层,清光透过缥缈缭绕的遮挡,从天上泼向凡间。

  夜空亦是倒悬的河流,云光是水的魂,月光是水的眼,掬一捧在心上,水和天便流淌成圆满的梦幻。

  自古以来多寂寞,这样的夜,对影三人,正是人生的最美境界。一个人,独对汴水月明,天地万象包罗。心澄澈如月,如远天,如夜光中渐深渐渺的水光,真有说不尽的无限欢喜。

  美人的风情,无时无刻不动人。虞美人的四季,亦是无时无刻不美好。秋深季节,踏秋端望虞美人。

  那时桥头的路基正在赶工,深闺中的虞美人翘首与我相望。粉刷红漆的虞美人,如同穿上红嫁衣的女娇娥,盛装待嫁,在深秋,收获爱情的果实。秋草深,菊花黄,河水已寒凉,唯有虞美人炽热的一颗痴心未改。痴痴的女儿红,与身底的汴水朝夕相拥。从此与君不离不弃,从此与君共地老天荒。

  冬天的虞美人也有独特的风情,红日远,林木疏,水天之间广渺浩远。天空苍茫,河水冰封。艳艳的晨光铺满冰面,红光万丈。白雪掩映冻土,寒风料峭,然而在这严酷的季节,美丽的景色却让人满怀欢悦和希望。

  倘若从桥拱下远望汴水,人与水更近,与桥更亲。人在桥下看风景,桥用另一种风情度化着人的眼界和心胸。

  2019年的元旦,虞美人大桥的灯带安装完工。从此,虞美人大桥又有了别样动人的风情。

  夜色中,近观虞美人大桥,仿佛浓妆艳抹盛装登场的美人,深沉广阔的黑暗是美人的舞台。彩灯辐射出万道光芒,如霓裳漫天,如霞光吞吐,不停变化着光影和色彩。桥面下金黄的灯光压进水里,再反射回桥面上,上下辉映,富丽堂皇。

  

  远观虞美人,灯光为衣,水光为镜,光影变化,若梦若幻,翩翩若凌空仙子,眼波流转,顾盼生姿。

  若把虞美人大桥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万千的风情,从此盛开。

  绚丽夺目的虞美人是灵璧县城的又一颗明珠,似鲜花绚烂,象彩练飘舞,如星河流泻……

  

  它是一首唯美的诗,写出灵璧的智慧和灵气。

  它是一幅多情的画,描出汴水的多情和悠远。

  它是一曲动人的歌,唱出人们的温暖和喜悦

  它是水之眼,河之翅,城之魂。

  灵璧有美,虞美人桥,清扬婉兮,从此相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