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璧乡村记忆——杀猪

  灵璧乡村记忆——杀猪

  小时候,每到年关,最喜欢的就是看杀猪。只要听说谁家杀猪,总是不顾严寒,早早地爬起来,跑到那家门前等着。

  那时,俺庄只有一个杀猪匠,叫晏朝响,论辈分,我该喊他爷爷。他的眼睛老是红红的,烂着,以至于后来读鲁迅的《药》,一读到红眼睛阿义,就老联想到他老人家。

  不要看老人家其貌不扬,可是那杀猪的本领着实了得。远远的,他来了。挑着担子,一头是长条案子,一头是长木桶,木桶里放着刀、刨、钩等工具。来到门前,挑子一放,就让主人把预备好的开水放到木桶里。然后让主人把猪从圈里赶出来。他跟在猪后面,突然一弯腰,抓住一条腿,手一拧,就把猪掀个四蹄朝上。一个膝盖往猪肚子上一跪,腾出手来,接过主人递过来的绳子,三下五除二就把猪捆好了。招呼人帮忙,把猪抬到条案上,拿过长长的尖刀,对着猪的脖子,一刀下去,不仅刀和把全没了,就连他的手都好像进去了不少。只见他的手一抖,然后拔了出来。他的手和刀都在往下滴血,而猪的脖子,血就像喷泉一样,咕嘟咕嘟地喷到主人准备好的大黄盆里。一直尖叫的猪,只能慢慢地哼哼了。渐渐地,哼哼声越来越小,那血也噴得越来越少。终于,不哼了,血也停了。于是老人家招呼人一起把猪抬到木桶里,抓住猪脚,只翻了两翻,就不顾水烫,抓过刨刀,“哧啦哧啦”刮起毛来。三下两下,黑黑的猪就变得白白的了。又招呼人把猪抬到条案上。就看到他拿起长刀,只听“滋啦”一声,猪就被开了膛。他把刀往嘴里一衔,两手一掰,就从猪肚里抓出一块膘油来。他左手拿出刀子,右手早把那块冒着热气的膘油塞进嘴里。小小的我看得直恶心。

  那时,杀猪是免费的,只是中午管顿饭,再拎点头、蹄、下水回家。这头、蹄、下水,在今天,都是价格高于肉的稀罕物,可是那时,却是人都不想要的便宜货。

  我们小伙伴去看杀猪,也是有所图的,最想得到的是那个猪尿脬,回家可以吹气当气球玩,也可以灌满水玩。可是很少得到,因为猪只有一个尿脬,有时还有大人要,据说可以用来装酒。我们最多能得到的就是一个猪蹄甲。我们如果能抢到一个猪蹄甲,就会央求老人家给一点点猪油,然后拿回家去,放一根棉花捻子,晚上点亮了,到处炫耀。

  现在,有了科学的杀猪法,杀猪匠也就成为历史了。

  猜您可能还要找:与“灵璧新闻”相关的内容

  2017年灵璧即将发生的这些大事件

  灵璧乡村记忆——熬糖

  灵璧故事——道马子

  游灵璧三园感怀

  灵璧乡村记忆——烙饼

  灵璧县地图,宿州市灵璧县地图,灵璧县乡、村地图

  灵璧-宿州东站公交客运时刻表

  传说的白龙,安徽灵璧县小白龙探母的传说

  灵璧记忆乡村记忆——铁匠

  灵璧风俗乡村记忆——“当大事”

  灵璧乡村记忆——杀猪

本文链接地址,转载请保留地址:http://www.chinahutong.com/zatan/925.html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布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